全國人大常委會首次專題詢問“兩高”工作 劍指“老賴”和執行難;警務人員盜賣個人信息獲刑 檢察機關抗訴:判輕了;

發稿時間:2019-8-19

1.全國人大常委會首次專題詢問“兩高”工作 劍指“老賴”和執行難

鞋王富貴鳥倒下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 李可愚 每日經濟新聞編輯 陳 旭

  欠債還錢、肇事賠償,本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可現實生活中,不少“老賴”在法院已作出明確判決的情況下,依舊我行我素,拒絕按照生效法律文書內容履行其義務,欠錢不還、肇事拒賠。

  與此同時,另一些企業和個人欠下債務或承擔肇事賠償責任后,雖有意愿履行義務,但由于自身已陷入債臺高筑等困境,沒有能力按照法律文書的有關內容償還債務或進行賠償,形成法律用語中的“執行不能”問題,使得本已生效的法律文書也成為“法律白條”。

  如何才能有效解決這類屢屢發生的“執行難”問題?10月25日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舉行聯組會議,首次對“兩高”(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進行專題詢問。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現場注意到,此次聯組會議的主題直指“執行難”,結合此前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的人民法院解決“執行難”工作情況的報告和人民檢察院加強對民事訴訟和執行活動法律監督工作情況的報告進行專題詢問。

  聯組會議上,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財政部等多個部門有關負責人到會應詢。面對在場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的詢問,他們詳細介紹了目前有關部門在破解“執行難”問題上取得的重大進展:編織統一查控網、司法救助資金、進入破產機制……一系列震懾“老賴”、解決“執行不能”的“利器”集中進行了展示。

  

  倒逼“老賴”履行債務

  在現實生活中,許多“老賴”一旦欠下債務不愿償還,往往“一跑了之”,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有的甚至潛逃出境。其名下的財產也常常通過各種方式隱匿起來。

  在此次聯組會議現場,全國人大監察和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李鉞鋒在提問中指出,很多被執行人玩失蹤、玩消失、隱匿財產,加大了執行難度。但法院的力量有限,手段也不夠強,很難精準找到被執行人,且很多被執行人的財產狀況也很復雜。如何更好發揮各部門職能作用,切實解決查人找物難題?

  對此,最高人民法院專職審判委員會委員劉貴祥在回答中表示,在查人找物方面,有關部門已經努力編織起了一張“大網”。“過去我們靠的是"登門臨柜"這種傳統的查人找物方式,執行人員跑銀行、跑房地產部門、跑工商部門,滿世界跑,滿天飛,但是我們查找財產的范圍和效率非常低下,當事人也不滿意。”

  劉貴祥表示,從2014年開始建立起了全國的執行查控系統。剛開始僅有21家全國性銀行,還沒有其他部門,但在框架逐漸搭建之后,兩三年時間里已經構建了16類幾十項財產查控形式。“比如,我們今年剛剛上線的全國房地產查控系統,對全國范圍的房地產都可以查控。”劉貴祥強調,目前在銀行體系已聯網了3900多家,幾乎農村信用社的金融機構全覆蓋。此外跟稅務部門,還有民政部門聯網,提供相應的查人找物方面的基礎信息。“總而言之,編織了一張大網,盡力想做到一網打盡。”

  針對“老賴”有意隱匿自身行蹤的情況,劉貴祥在現場舉了一個針對性的案例:“我們限制他(“老賴”)坐飛機和高鐵,他去買票,身份證號碼往里一輸框里就彈出"被人民法院納入執行名單,不得坐飛機、火車",這樣就出現了出國旅游坐不了飛機(等情形)。實際上我們聯合的信用懲戒,是要促使被執行人主動履行債務。現在我們幾年來納入1000萬的失信名單,主動履行債務的是322萬人,都有具體案例可查,這就是倒逼他履行相應的義務。”

  “執行不能”案件受害人怎么辦

  針對那些有意逃避責任的“老賴”,目前有關部門的確設計了一套有效的應對方案,而對于那些實在沒有條件履行其義務的企業和個人,有關部門又采取了哪些措施,能兼顧債權人和債務人、加害人和受害人雙方的實際困難,取得令人滿意的結果?

  在聯組會議現場,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鮮鐵可提問道:“比如現在農村有些交通肇事或者是刑事附帶民事案件,有些加害人和受害人可能都很困難,都沒有應對突發變故的能力,法院判了要賠償,當事人確實該賠償,卻又賠不起。受害人更加悲慘。對這類案件,人民法院想執行,但是卻執行不能,或者說執行不了。不執行又對受害人不公平。想問一下最高法院對這類執行不能的案件有沒有什么好的解決辦法?政府部門有沒有專門的救助資金?”

  對此,劉貴祥回應稱:“我們所說的執行不能就是被執行人喪失履行能力,無任何財產可供執行,人民法院窮盡一切執行措施也是沒辦法實際執結的這類案件。在實踐中,執行不能的案件占的比例還是比較大的。”

  到會應詢的財政部部長劉昆也介紹了有關方面如何救助那些無法通過訴訟獲得有效賠償的當事人。他指出,對于遭遇突發事件、意外傷害、重大疾病和其他特殊原因導致基本生活陷入困境,其他社會救助制度暫時無法覆蓋,或救助之后基本生活暫時仍有嚴重困難的家庭和個人,還可以申請臨時的救助,凡是符合條件的執行不能的案件受害人,均可按規定申請享受有關的社會救助待遇,保障其基本的生活。所需的資金通過有關社會救助渠道來安排。

  具體到交通肇事情況下各級財政用于救助的資金究竟有多少這一問題,劉昆表示,交通肇事案件刑事附帶民事案件的受害人,符合有關規定的也可以向辦案機關申請有關救助。中央財政和地方財政對這個救助資金高度重視,2018年財政部單獨為國家司法救助安排了10億元資金,比上年增加了11%。“從執行情況看,我們接到的反饋,在申請過程中符合條件的都能夠受到救助。下一步,我們將繼續和最高人民法院進行工作溝通,進一步加大支持力度。只要符合條件的,都應通過程序得到救助,這是屬于基本公共服務的一個范疇。”

  而對于如何應對企業執行不能等情況,劉貴祥強調了通過破產方式解決“僵尸企業”債務問題的重要性。“目前在我們的監控平臺里有幾十萬件,企業瀕臨破產、債臺高筑,完全處于"僵尸狀態"。”劉貴祥表示,這也造成執行中的案件變成了“僵尸案件”。這一類情況按正常的處理方式完全符合破產條件,應當進入破產程序。通過破產清除“僵尸企業”,解決懸而未決的債務,使其法律關系進入到穩定狀態,既是執行案件的化解,實際也是正常按照優勝劣汰的市場機制退出市場的一個重要方式。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2.全國人大常委會首次專題詢問“兩高”工作 劍指“老賴”和執行難

塞維利亞

  兩警務人員盜賣個人信息獲刑 達州檢察機關抗訴:判輕了

  近日,法院采納檢察機關意見作出二審判決

  雅安市雨城區刑警大隊法醫龐某、德陽市中江縣交警大隊輔警黃某某,非法查詢公民個人信息并出售給他人,兩人均被達州市達川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

  達州市達川區人民檢察院經審查后認為,原判量刑太輕,遂提出抗訴。近日,該案經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后,依法作出二審判決,該案終于塵埃落定。

  盜賣公民個人信息 兩警務人員被判刑

  龐某原系雅安市雨城區刑警大隊法醫,他使用民警數字身份證書,登錄公安專網非法查詢公民個人信息并出售給他人,違法所得4萬余元。黃某某原系德陽市中江縣交警大隊輔警,用其他民警的數字身份證書登錄公安專網,非法獲取個人信息并出售,違法所得3萬余元。

  法院查明,2016年7月至8月期間,龐某通過QQ群結識“客戶”后,私自使用民警的數字身份證書登錄公安專網,非法查詢公民個人信息,通過截圖出售,共計出售公民個人信息2300余條。

  達州市達川區人民法院審理后判決:被告人龐某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80000元;被告人黃某某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0元。兩人的違法所得,均被法院追繳。

  與此同時,從龐某、黃某某處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的謝某某、尹某某、蔣某某等,也因違反國家有關規定,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其中,謝某某、尹某某均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并處罰金55000元;蔣某某因情節相對較輕,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5000元。

  檢察院提出抗訴 法院二審重新判決

  達川區人民檢察院經審查后認為,原判適用法律錯誤,致使對被告人龐某和黃某某量刑畸輕,達川區人民檢察院遂提出抗訴。

  檢察院抗訴稱,原判認定龐某、黃某某在履行職務過程中將獲得的公民個人信息予以出售,違法所得數額分別為人民幣4萬余元和人民幣3萬余元,已經達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17年6月1起實施)第五條第二款第三項規定的十倍以上標準,屬于情節特別嚴重情形,且無任何減輕處罰情節,應當判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二審中,黃某某辯稱自己法律意識淡??,未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且悔罪態度好,請求從輕處罰。龐某則辯稱自己有自首情節,且認罪、悔罪,系初犯,案發后積極退贓,請求法院從輕判決。龐某的辯護人認為,原判認定龐某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成立,但其犯罪金額未達到司法解釋情節特別嚴重的規定,請求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近日,該案經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后,采納了達川區人民檢察院的抗訴意見,依法作出二審判決:將龐某改判為有期徒刑四年;將黃某某改判為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潘慧玲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曾業

來源:www.shengshiwuliu.com  責編:dnf新聞中心
V9娱乐彩票 浮梁县 | 阿拉善左旗 | 务川 | 望都县 | 仁怀市 | 郎溪县 | 汉中市 | 庐江县 | 通江县 | 卓尼县 | 湾仔区 | 泾源县 | 左云县 | 铁力市 | 台中市 | 长寿区 | 沾化县 | 金山区 | 巴林左旗 | 新密市 | 栾城县 | 仪陇县 | 图片 | 都兰县 | 民和 | 益阳市 | 且末县 | 沙田区 | 平和县 | 盘锦市 | 大同县 | 横山县 | 永仁县 | 博罗县 | 乾安县 | 资兴市 | 潜山县 | 哈巴河县 | 山西省 | 南靖县 | 鹿邑县 | 邮箱 | 韶关市 | 天水市 | 东丰县 | 游戏 | 郎溪县 | 棋牌 | 哈尔滨市 | 玉溪市 | 桃源县 | 抚顺市 | 临潭县 | 齐齐哈尔市 | 西畴县 | 涟水县 | 比如县 | 满洲里市 | 临洮县 | 维西 | 汶川县 | 永福县 | 永顺县 | 万宁市 | 灌阳县 | 枞阳县 | 温泉县 | 五华县 | 敖汉旗 | 定结县 | 北安市 | 蒲江县 | 正镶白旗 | 寿阳县 | 庄河市 | 阿鲁科尔沁旗 | 开封市 | 永泰县 | 伊金霍洛旗 | 阜宁县 | 海城市 | 伽师县 | 台山市 | 静乐县 | 习水县 | 洞头县 | 洛扎县 | 武川县 | 开平市 | 华坪县 | 军事 | 察雅县 | 延川县 | 三河市 | 东城区 | 静宁县 | 锡林浩特市 | 朝阳市 | 富平县 | 九江市 | 山西省 | 墨竹工卡县 | 天柱县 | 张家界市 | 清涧县 | 大化 | 剑川县 | 新源县 | 文水县 | 敖汉旗 | 望江县 | 兰西县 | 徐水县 | 武威市 | 大渡口区 | 建德市 | 灵宝市 | 滁州市 | 镇赉县 | 定南县 | 馆陶县 | 武冈市 | 和田县 | 佛教 | 昌平区 | 邯郸县 | 穆棱市 | 黄冈市 | 民和 | 牡丹江市 | 镇坪县 | 鄢陵县 | 新巴尔虎右旗 | 阿瓦提县 | 南平市 | 定边县 | 巴林右旗 | 屏南县 | 潼南县 | 且末县 | 滁州市 | 莆田市 | 伊春市 | 侯马市 | 本溪市 | 崇仁县 | 疏附县 | 衡南县 | 江陵县 | 汝城县 | 靖江市 | 交城县 | 雷州市 | 句容市 | 定州市 | 锦屏县 | 定日县 | 蓝田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水城县 | 扶余县 | 西华县 | 根河市 | 阳山县 | 淮南市 | 盐城市 | 张掖市 | 双柏县 | 武乡县 | 彰武县 | 成武县 | 德江县 | 新乐市 | 余江县 | 湘阴县 | 文昌市 | 四川省 | 靖远县 | 巴马 | 萨迦县 | 开平市 | 昭觉县 | 安阳市 | 伊春市 | 彝良县 | 南江县 | 芮城县 | 开平市 | 霍城县 | 乐陵市 | 西和县 | 临猗县 | 通化市 | 闽侯县 | 平江县 | 海丰县 | 田阳县 | 白沙 | 富民县 | 连山 | 盱眙县 | 纳雍县 | 肇州县 | 丹棱县 | 平顺县 | 大新县 | 三原县 | 辽源市 | 辽宁省 | 定远县 | 河南省 | 团风县 | 龙岩市 | 德安县 | 太仓市 | 云林县 | 马山县 | 仙游县 | 洛浦县 | 宜春市 | 白水县 | 都昌县 | 宜兰县 | 新建县 | 应城市 | 乐清市 | 青岛市 | 衡南县 | 无棣县 | 江门市 | 南阳市 | 枣庄市 | 宁夏 | 宁海县 | 东乌 | 田阳县 | 左权县 | 兴仁县 | 闵行区 | 兴文县 | 江城 | 乌兰察布市 | 大埔区 | 鸡西市 | 黑水县 | 鲁甸县 | 遂川县 | 无锡市 | 喀喇沁旗 | 阿尔山市 | 太和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