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硯輝 我不是個“壞人”,不求大紅大紫;西湖大學主校區開工 2021年建成;

發稿時間:2019-8-20

1.王硯輝 我不是個“壞人”,不求大紅大紫

上海堡壘作者致歉
電影《李米的猜想》
電影《李米的猜想》電影《李米的猜想》
電影《烈日灼心》電影《烈日灼心》
電影《追兇者也》電影《追兇者也》
電影《幕后玩家》電影《幕后玩家》
電影《我不是藥神》電影《我不是藥神》
電影《無名之輩》電影《無名之輩》
電影《“大”人物》電影《“大”人物》

  在最近上映的電影《“大”人物》中,觀眾又看到了這個熟悉的面孔:王硯輝。片中他飾演一位充滿正義感的警察,并且自帶搞笑神經。在王硯輝的作品序列中,這是他罕有的正面角色,以往他在大銀幕上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多是反派形象,特別是作為導演曹保平的御用男演員,更是將“反派專業戶”這一標簽深深地打印在了觀眾心里,比如《光榮的憤怒》中的惡霸村長熊老三,《李米的猜想》中走投無路的運毒人裘火貴,《烈日灼心》最后僅出場不到3分鐘的兇手,《追兇者也》中小鎮治安聯防隊隊長錢貴興……

  不過,王硯輝并沒有覺得自己是在演壞人,他的習慣是盡量把角色考慮得更豐富些,“他前史是什么?為什么會壞?每個人做壞事的時候,不會想自己是壞人。”正是因為王硯輝賦予了這些角色性格上的復雜性,讓他們變得更有魅力。

  而剛剛過去的2018年,則是王硯輝特別有成就感的一年,他有三部作品在大銀幕上與觀眾見面,分別是《幕后玩家》《我不是藥神》和《無名之輩》,特別是后兩部都取得了不俗的票房與口碑。從最開始的默默無聞,到這幾年越來越多的觀眾認識他,王硯輝不覺得這算是大器晚成,他說,演員就應該這樣一步一步從上學開始,然后經歷各種事情。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名合格的演員,但并不想大紅大紫。

  A

  生活中就是個簡單、幽默的人

  最初,劇組找王硯輝是演《“大”人物》中那個遭遇非法強拆后跳樓自殺的修車工,后來改為演警察。“我還是更喜歡那個角色”,在王硯輝看來,那個跳樓自殺的好人,與他之前塑造的“壞人”反差更大。

  “其實我想演好人的,長得也不壞,而且自認為是個善良的人。”王硯輝并非一直在演“壞人”,1989年大學畢業后他就直接進了云南省話劇團,在話劇舞臺上演了很多正面角色,警察、解放軍、老黨員、臥底等等。所以,《“大”人物》中的警察角色對王硯輝來說并不陌生,并且他身邊也有很多警察朋友,從他們身上能夠感受到一些警察的特質:有時候看著冷,但內心又特別豐富,當真正面對犯罪分子的時候,他們身上莫名有一種正義感。“任何東西在大是大非面前都是小的,包括自己升職都是小事。面對壞人,付出生命也不為過。”

  除了正義感外,王硯輝還賦予了這個人物一些喜劇元素。有一場戲,王硯輝、王千源、杜源三位老警察在辦公室里脫衣服“比傷”,王硯輝掀起襯衣,露出圓鼓鼓的大肚腩,成為整部電影觀眾笑點最多的片段。王硯輝說,其實自己生活中也是一個很幽默的人,“就是簡單一點,開心一點。”

  B

  現在演曹保平的戲一樣如履薄冰

  遇到了曹保平,王硯輝的表演好像被打開了另一個維度,也基本與“正面角色”絕了緣。2007年,曹保平去云南拍《光榮的憤怒》,本來定下了一撥演員,但飾演村長熊老三的演員沒來,就找到了當時云南省話劇團里小有名氣的王硯輝。熊老三是村里的惡霸,絕對的反面人物,并且還是男二號。王硯輝之前根本沒演過壞人,“他怎么會讓我演那樣的角色,在我的思維里都不敢去接這種戲。”王硯輝沒抱太大希望,對導演說:“我給你試試,你覺得行就行,不行就算了。”結果,一試就被導演相中了。王硯輝最終憑借該片獲得了第8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男配角。

  從此,王硯輝成了曹保平導演的御用男演員,陸續合作了《李米的猜想》《烈日灼心》《追兇者也》以及還沒上映的《她殺》,無一例外都是反派。

  《烈日灼心》結尾有一段網友認為王硯輝可以“封神”的表演:他飾演的兇手在審訊室交代犯罪經過。不足三分鐘,很多網友看完都以為這是真實殺人犯的紀錄影像。回憶起這段表演,王硯輝卻是輕描淡寫,當時他正在北京開會,“導演臨時把我拽過去的,吃著火鍋,唱著歌就把它演了,也就準備了一下午。”

  和曹保平合作時間長了,王硯輝能夠感受到一種男人間的默契,“有時不說話,一個眼神就懂了。”不過,如今演曹保平的戲,他還是如履薄冰,“每次都特別痛苦,但是每次去解決問題,克服困難,這個過程是痛并快樂的一件事。”

  C

  給我一個機會 我能演好父親角色

  雖然演的大部分角色都是反派,但王硯輝并不擔心自己會被定型。“我可以演身體微微發福的軍人、領導,還能演農民。我是個可塑性很強的人,現在只是發揮了一點。”

  王硯輝的兒子今年11歲,還在上小學,兒子也看過他的電影,知道爸爸演壞人,也沒覺得怎么樣,“反正我兒子一直覺得我是最好的”。不過,有了孩子后,他最想演的是父親。

  在《無名之輩》中,王硯輝飾演一名拖欠工程款跑路的老板,也是一位父親。他在電影中設計了很多細節,比如最后打群架時,“我像個大熊一樣把我的女人和兒子抱在懷里,護著他們。中年父親對孩子的愛更深沉、更細膩,像座山一樣,這是我的審美。”

  說到審美,王硯輝對于自己的形象,并不是特別在意,采訪時,他穿了一件黑色皮衣,里面一件黑色T恤,微微發福的身材顯露出來。他拒絕了化妝師提出的很多要求,只是簡單打了個底。在身材上,他并沒有像其他演員那樣在飲食和訓練上進行嚴格的控制,而是隨性、舒服就好。

  在之前播出的《向往的生活》中,本來想減肥的他,在何炅的鼓動下,又盛了第二碗面。“你看《教父》里面那些大胖子殺手都是這樣,衣服扣子都要崩開了,雖然胖但很有力量。”王硯輝一邊說,一邊挺著肚子模仿著殺手的動作。

  D

  三十多歲就把國內話劇獎拿遍了

  王硯輝現在定居云南,還是在云南省話劇團工作,只不過不演話劇了。聊起話劇,剛剛還因為拍了兩個大夜戲精神狀態不佳的王硯輝,頓時來了精神,“我演話劇演得是最好的,比演電影還好。我三十多歲時就把國內的獎差不多都拿了,特別到我這個歲數對社會有所認識,也積累了一定的經驗,有了自己的獨立審美之后,覺得現在可能會比年輕時更好。”

  2004年,王硯輝主演了話劇《打工棚》,為了演好主人公趙云天,三次下鄉體驗生活,演活了一個以一身正氣贏得打工者信賴的共產黨員。34歲的王硯輝憑借該劇拿下舞臺藝術政府最高獎文華獎。

  王硯輝說,他特別慶幸最開始就接觸到了戲劇,他認為不管什么表演,戲劇一定是基礎。“像英國、俄羅斯那些經典戲劇,到現在語言依然那么美,而且你吸收了以后,在準備其他角色和思考問題的時候還是不一樣的。”

  E

  不拍戲的時候就是個普通老百姓

  王硯輝是個低調的演員,平時除了拍戲,很少在媒體前曝光。唯一上過的綜藝節目《向往的生活》還是為了宣傳電影,對于置身不熟悉的領域,他會覺得渾身不自在,“我除了會演點戲,其他啥也不會。”在他看來,拍戲的時候自己是個演員,不拍戲的時候就是個普通老百姓(603883,股吧),每天喝喝茶,跟朋友聊聊天。對于“走紅”這件事,王硯輝早就看破紅塵,“說真心話沒怎么想,也覺得沒什么意思,只要有幾個好作品就行。真不是裝,真是一點也不想。”

  時光倒回到20年前,王硯輝卻有另一個答案:“誰不想啊”。最切實的行動便是,上世紀90年代,王硯輝來北京電影學院進修,做了五年“北漂”。“北京太神秘、太復雜了,我一定要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年輕時的一種沖動。”在北京的五年,王硯輝演了不少話劇,收獲也挺多,但時間久了就有點躁,最終還是選擇回到云南。

  現在,王硯輝依然稱自己為“北漂”,不過只在有戲的時候才來北京,與年輕時相比,少了一些目的性,活得更瀟灑。對王硯輝來說,他更喜歡隨性一點,沒有什么計劃,遇到自己喜歡的劇本或角色,工作就會安排得滿滿當當,如果不開心就不拍了,“抽點時間陪陪兒子”。

  問他“向往的生活”是什么樣的?“三五好友,喝點兒小酒,家里孩子茁壯成長,拍著自己喜歡的戲,能夠跟自己聊得來的人在一起創作是最開心的事。”王硯輝說。

  采寫/新京報記者 滕朝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2.王硯輝 我不是個“壞人”,不求大紅大紫

蔻馳不再索賠劉雯

  西湖大學主校區開工 2021年建成
收到各界協議捐贈超過43億元;聘用近百位科學家,初步搭建與國際接軌科研平臺

  西湖大學云谷校區開工儀式上,校長施一公(左三)與捐贈人代表共同種植櫻花樹。 新京報記者 黃哲程 攝

  4月3日,西湖大學云谷校區正式開工建設,幾十臺打樁機集體進入施工場地。云谷校區為西湖大學主校區,預計2021年底建成。

  公開信息顯示,西湖大學預計在2022年開始招收本科生。到2026年,計劃在校學生達5000人左右,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含講席教授)人數達到300人,博士后約900人。西湖大學校長施一公介紹,目前西湖大學已聘用近百位科學家,初步搭建了與國際接軌的科研平臺,招收了西湖一期、二期139位博士研究生。

  西湖大學于去年10月20日舉行成立大會,目前設置兩大校區——云棲校區和云谷校區。此次開工建設的云谷校區為西湖大學主校區,位于西湖區紫金港科技城板塊。云谷校區一期用地面積約1495畝,其中首期建設用地635畝,首期總建筑面積為45.6萬平方米,總投資46.3億元。建成后的云谷校區將有36座建筑,包括2座科研樓、3座食堂、25座師生公寓樓等。“云谷校區作為西湖大學未來的主校區,將伴隨學校一起成長,記錄一代一代西湖人的故事,傳承西湖大學的精神和文脈。”施一公說。

  人才引進

  吸引人才一直是辦學重中之重

  4月2日下午,在西湖大學工學院的一個實驗室內,研究員周南嘉正在演示用3D打印技術制作的軟體章魚機器人。“將來成熟的軟體機器人可用于水下探測,軟體觸手能伸到石頭縫等復雜空間,從事傳統機械機器人無法完成的工作。”周南嘉說。

  生于杭州的周南嘉在本科時留學美國,在美求學12年,他取得了美國西北大學的材料學博士學位,并成為哈佛大學的博士后。在美期間,周南嘉跟著兩位美國兩院院士學習了3D打印技術以及材料學專業知識,完成學業后,他于去年3月入職新加坡國立大學機械學院,擔任助理教授。同年7月,他辭職回到家鄉杭州,9月便加入西湖大學擔任工學院研究員。

  周南嘉回國有兩個原因。“我在杭州長大,我一直希望學成之后回到杭州。”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看到國內3D打印領域發展的前景,以及西湖大學招聘的信息。西湖大學提供的科研啟動經費、實驗室條件、學科交叉氛圍等資源吸引了周南嘉。

  來到西湖大學6個月,如今其團隊已有12個人。入職兩個月后,他擁有了自己的獨立實驗室,并開始著手做實驗。“這個執行速度,在全世界任何高校幾乎是不可能的,我那些在常青藤名校做老師的同學都表示很羨慕。”

  吸引人才一直是西湖大學辦學的重中之重。“大學之大不在大樓之大,而在大師之大。”施一公在云谷校區開工儀式上說,他希望西湖大學能培養富有社會責任感的拔尖創新型人才。

  建校模式

  開創社會力量興辦高等教育先河

  西湖教育基金會是西湖大學的舉辦方及捐贈基金的籌資主體,同時也是連接西湖大學與捐贈人等社會各界的紐帶。來到基金會之前,劉旻昊是一名生物學博士,后來成為施一公的門生。純粹的實驗生活曾是作為科研人員身份的劉旻昊的全部。從做科研到轉型運營基金會之初,劉旻昊也糾結過,“感覺放棄了專業,跑到一個不熟悉的領域”,但她依然對這一轉型抱有自信。

  西湖教育基金會在國內開創了社會力量興辦高等教育的先河,“沒有其他人做過,沒有參照模板,但這對我來說是好事,因為國內沒有先例,我們可以放手去探索。”

  跟著校長施一公為學校找來一個個捐贈人后,劉旻昊越來越覺得這份工作帶來的成就感不亞于做出一份科研成果。劉旻昊說,每次聽校長向捐贈人介紹西湖大學的理念,聽捐贈人講述自己的故事,都覺得刷新了自己的認知。“以前我一直跟科研課題打交道,現在變成跟人打交道,這更像是一份人生的科研課題,非常有意義。”劉旻昊說。

  劉旻昊偶然想起多年前雅思面試時,考官問她將來想從事什么職業,劉旻昊說想當演員,因為可以體驗豐富的人生經歷。如今,劉旻昊覺得基金會的工作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幫她實現了這一理想。

  籌集資金

  熱心市民以10歲女兒名義捐資

  如今,西湖大學已經收到社會各界協議捐贈超過43億元,實際到賬15億元。在這背后,是98位大額捐贈人、36位創始捐贈人和近萬名小額捐贈人的付出。

  2018年4月17日,這一天對于杭州職員陳先生來說是個特殊的日子:女兒10歲生日,此前抽中的新股漲停。就在當天,他又在報紙上看到了西湖大學新增捐贈人的新聞。

  三件事擺在面前,陳先生做了個決定。他詢問女兒:“爸爸今年不送你別的生日禮物了,以你的名義給西湖大學捐一筆錢好不好?”陳先生回憶,剛滿10歲的女兒帶著稚氣對他說:“好呀。”

  當天陳先生轉手了那只新股,自己又添了些錢,湊了10417元,捐給了西湖教育基金會,“這個數字包含了女兒的生日和年齡”。

  去年10月20日,陳先生一家三口被邀請參加西湖大學成立儀式,并參演了西湖教育基金會的微電影宣傳片。

  ■ 對話

  “我們不害怕籌資面對的困難”

  新京報:根據預算,西湖大學要籌集200億-250億元的永續資金池,目前進展如何?

  劉旻昊:現在收到的社會各界協議捐贈超過43億元,我們計劃用8到10年時間建立一個200億-250億元規模的永續資金池,確保大學實現長期穩定發展。

  新京報:資金主要來源于哪里?

  劉旻昊:西湖大學的辦學資金主要來源于四方面。第一塊是政府資助,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政府在土地劃撥、校舍建設、科研方面的支持力度都很大;第二塊是西湖教育基金會募集的捐贈。作為舉辦者,基金會是學校主要支持者,提供學校運行經費、教職工薪酬福利待遇等;第三塊是未來招收本科生后的學費收入;第四塊是競爭性科研經費及人才政策支持經費等渠道。

  新京報:西湖大學對于捐贈人會有什么回報?

  劉旻昊:基金會辦大學的一個創新之處在于機制。西湖大學的機制是校董會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董事會是學校最高決策機構,基金會可以提名推薦不少于三分之一的校董會成員。所有的創始捐贈人都是學校的董事或榮譽校董。

  學校會在校史里完整記錄他們的捐贈過程和捐贈故事,并在捐贈墻刻上捐贈人的名字。學校每個月還會給捐贈人發送西湖大學的報告,并定期舉辦開放日,邀請捐贈人進校參觀。

  新京報:基金會辦大學是一種探索,籌資工作并不容易,有沒有害怕過失敗?

  劉旻昊:我們不害怕籌資時面對的困難。創新和探索是需要多嘗試的。我以前做科研時常說,沒有不好的結果,負結果也是好結果,至少它排除了一種可能性。一共100條路,你把99條都試錯排除了,那剩下的就一定是正確的路。做了科研就不那么怕失敗了,不行就換一種方法,重新試過。每次和捐贈人談,我發現西湖大學認可度很高,這種良好的口碑對我的籌資工作也助力不少。

  新京報記者 黃哲程

來源:www.shengshiwuliu.com  責編:dnf新聞中心
V9娱乐彩票 龙门县 | 中西区 | 濮阳市 | 唐山市 | 红原县 | 宜兴市 | 沂水县 | 东方市 | 收藏 | 三原县 | 社会 | 遂昌县 | 永定县 | 紫金县 | 科技 | 天台县 | 关岭 | 大荔县 | 根河市 | 察隅县 | 浮山县 | 永胜县 | 达尔 | 大英县 | 财经 | 普格县 | 岑溪市 | 惠水县 | 大姚县 | 潼关县 | 宿迁市 | 赤水市 | 大庆市 | 秦皇岛市 | 栾川县 | 曲麻莱县 | 澎湖县 | 汝城县 | 兴安盟 | 枝江市 | 湛江市 | 皋兰县 | 临安市 | 伊川县 | 凤城市 | 济源市 | 慈溪市 | 措美县 | 东港市 | 措勤县 | 开封市 | 洛隆县 | 房山区 | 天长市 | 兴国县 | 色达县 | 开阳县 | 仪陇县 | 巫山县 | 康乐县 | 三门峡市 | 克什克腾旗 | 潮州市 | 韶山市 | 灌云县 | 佛教 | 和田市 | 舒城县 | 女性 | 朝阳区 | 启东市 | 赣榆县 | 嫩江县 | 白银市 | 临漳县 | 无极县 | 潼关县 | 富源县 | 黑水县 | 衡阳县 | 乡宁县 | 泸西县 | 昆山市 | 大姚县 | 安平县 | 屏东市 | 东至县 | 翁源县 | 若羌县 | 凌源市 | 钟山县 | 同心县 | 长阳 | 湛江市 | 长汀县 | 富裕县 | 卓资县 | 武安市 | 和平县 | 临猗县 | 昌吉市 | 潼南县 | 巍山 | 图片 | 竹北市 | 美姑县 | 昌都县 | 甘肃省 | 定西市 | 麻阳 | 武夷山市 | 新民市 | 印江 | 枝江市 | 平阳县 | 大城县 | 大化 | 镶黄旗 | 防城港市 | 延安市 | 长岭县 | 泰州市 | 舞阳县 | 凌云县 | 阿克苏市 | 缙云县 | 金乡县 | 黔西县 | 陆河县 | 孟州市 | 阜城县 | 德格县 | 丰镇市 | 静乐县 | 金沙县 | 恭城 | 湘西 | 乌拉特后旗 | 南充市 | 马鞍山市 | 即墨市 | 乌拉特前旗 | 荥经县 | 福贡县 | 松潘县 | 榆中县 | 永安市 | 敖汉旗 | 博客 | 长春市 | 修水县 | 天祝 | 巧家县 | 南丹县 | 清河县 | 恩平市 | 仁怀市 | 报价 | 开远市 | 东源县 | 延长县 | 盐津县 | 永泰县 | 且末县 | 拉萨市 | 彭州市 | 高碑店市 | 吴川市 | 顺昌县 | 克拉玛依市 | 长沙县 | 壶关县 | 康定县 | 麦盖提县 | 苗栗县 | 闵行区 | 洛南县 | 台南市 | 习水县 | 延津县 | 武义县 | 潜江市 | 盐源县 | 赣州市 | 黑河市 | 清涧县 | 敖汉旗 | 社旗县 | 游戏 | 昌图县 | 吴川市 | 云龙县 | 高阳县 | 通州市 | 克什克腾旗 | 茌平县 | 阳山县 | 宁远县 | 广德县 | 新巴尔虎右旗 | 岳普湖县 | 阆中市 | 阿城市 | 南溪县 | 筠连县 | 浦东新区 | 剑阁县 | 唐山市 | 南充市 | 沁水县 | 福清市 | 洪湖市 | 舟曲县 | 焉耆 | 南城县 | 小金县 | 九龙坡区 | 雷州市 | 抚松县 | 尖扎县 | 天全县 | 兴宁市 | 突泉县 | 沙坪坝区 | 顺义区 | 夏邑县 | 册亨县 | 南部县 | 黄平县 | 长治县 | 商水县 | 宁阳县 | 周宁县 | 固镇县 | 四子王旗 | 西华县 | 海伦市 | 家居 | 赤水市 | 日照市 | 高平市 | 夏河县 | 宝山区 | 祁阳县 | 盈江县 | 容城县 | 栖霞市 | 兴山县 | 辰溪县 | 株洲市 | 明光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