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患癌棄醫吃權健產品后離世 保健品咋成抗癌神藥;天津推進“海陸空”立體物流體系建設;

發稿時間:2019-9-2

1.女童患癌棄醫吃權健產品后離世 保健品咋成抗癌神藥

廣州地震

  中國經濟網編者按:12月25日,“丁香醫生”發布的長文《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刷屏朋友圈,里面講到,一個叫周洋的小患者,在放棄醫院治療,改為服用權健的保健品后,最終病情惡化離世。然而,在周洋奄奄一息之際,權健卻廣泛宣傳“4歲女孩在權健自然醫學重獲新生”、“周洋生殖細胞瘤被權健秘方治愈”。

  在“丁香醫生”發布長文后,權健于次日凌晨發布聲明進行回應,權健稱,對于丁香醫生文章中所稱的女童周洋,權健從未官方宣傳為其治愈的相關信息,“丁香醫生”利用從互聯網搜集的不實信息,對權健進行誹謗中傷,該文章嚴重侵犯權健合法權益,致使社會大眾對權健品牌造成曲解,望該公司立刻撤銷該稿件并刊登道歉聲明。同時,權健還表示將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對此,“丁香醫生”也迅速做出回應,稱文章內容全部真實,文章中所有內容都有證據、錄音或書面材料,甚至做了公證。“丁香醫生”表示,“不會刪稿,對每一個字負責,歡迎來告”。

  據媒體報道,權健的三款“抗癌”產品被指“致病”,且權健腫瘤醫院資質堪憂。與一般直銷公司銷售保健品的方式不同,權健通過旗下腫瘤醫院來為旗下產品銷售來背書,甚至承諾未來免費治療癌癥。根據權健(天津)腫瘤醫院官方顯示的信息,該院擁有二級腫瘤專科醫院的醫療執業許可證。但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網站上收錄的5472家醫院中,并沒有關于這家醫院的任何信息。

  此外,長文中還提到了權健公司的“火療”業務及其專利。火療專利到底醫好了多少真正的病人,目前還無從得知,但其帶來的傷害在全國各地的司法文書中時有披露:權健火療導致的風險和后果主要有嚴重燒傷、高昂的治療費、可怕的后遺癥等。這個年銷售額已經達到200億元的保健帝國,其合法性問題,以及由之所制造的一系列騙局,在公共層面已經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

  權健的問題到底有多大?需要監管部門的嚴肅起底與調查,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假裝它的不存在,或者說只看到其風光的銷售額,而不顧其給社會投下的巨大陰影。“丁香醫生”所刊長文的真實性到底有沒有問題,權健是不是真被“冤枉”了,公開對質其實是好事。同時,有關部門更該及時介入調查。總之,這一次,權健不應該再“全身而退”。

  網帖揭露“百億保健帝國”引熱議 患癌女童吃了兩個月權健的抗癌產品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12月25日,“丁香醫生”微信號發布的一篇文章《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將權健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文章稱,三年前,一位農民父親為了救患有骶尾部惡性生殖細胞瘤的女兒周洋,中斷了女兒在醫院的治療,讓她吃了兩個月權健的抗癌產品,導致病情復發、病情惡化,最終不幸離世。

  回憶起周洋的離世,其父親至今仍活在輕信權健的痛苦與悔恨之中。周洋出生于2008年,4歲時在北京兒童醫院被確診為骶尾部惡性生殖細胞瘤,一種少見的小兒惡性腫瘤。2012年,在周洋患病的情況被媒體傳播后,權健的一個王姓聯絡人找到了周洋的父親,告知他權健曾花費8000萬購買抗癌秘方。當時,周洋的父親被帶到天津權健的辦公室。農民出身的他看著墻上的“榮譽”照片,相信了權健。當時,周洋的父親在一篇自述文中寫到,“(權健)承諾我們說這是小病,三個月就可痊愈,并給孩子拿了幾袋藥。”

  一開始,周洋的父親花費了5000元購買了權健的抗癌藥,但后來,他聽信權健人員的勸說,中斷了周洋在醫院的治療。2013年,周洋一家再次受邀來到天津權健創始人束昱輝的辦公室,并合影留念。“后來我又第二次買了權健的產品,并且在勸說下放棄了其它治療。可是服用幾個月后不但沒有效果,周洋的腫瘤標志物數值卻持續上升。即使這樣我們并沒有怪罪權健,因為孩子的病本身就很嚴重,我們又繼續在醫院治療。”周洋的父親在自述文中稱。

  2013年11月,周洋的父親在網絡上發現,他與周洋、權健負責人的合影被大肆宣傳。在一個權健的經銷商宣傳冊上,一篇名為《內蒙4歲女孩小周洋患癌癥在權健自然醫學重獲新生!》的文章赫然在目。為了讓權健刪除這些宣傳文章及照片,周洋的父親將權健告上法庭,但最終敗訴。

  周洋的父親稱,目前家中依舊有負債,“家里的困難是難免的,但我都能克服。”他一直沒有忘記與權健之間的事,未來打算對權健重新提起訴訟,要求刪除所有關于周洋三個月被治愈的虛假宣傳資料,并進行公開道歉。

  而三年過去了,權健卻依舊是一個龐大的“百億保健帝國”。該文章指出,“女孩的死,絲毫無損于權健的高速成長。他的創始人束昱輝甚至放言,要在5年內讓權健的營業額達到5000個億。”束昱輝有火療的發明專利,以此發家。火療的范圍從頭到腳,聲稱有“減肥、美容、保健”的功效。文章指出,“他們將顧客包裹在塑料膜和毛巾里,點燃酒精的熊熊火焰,勸誡說"濕氣很重,多做火療"。”

  除了火療以外,權健的發家產品還包括按摩鞋墊和負離子磁衛生巾。權健經銷商對媒體宣稱,按摩鞋墊可以“骨正基”,對O型腿、睡眠不好、心臟病有奇效;負離子磁衛生巾能治療前列腺疾病。

  該文章發出后,引起網友熱議,有權健產品是“藥品騙局”。

  權健:從未官方宣傳治愈女童

  據界面新聞報道,針對“丁香醫生”微信號發布的刷屏文章《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權健自然醫學”微信公號于今日凌晨發布聲明進行回應。

  權健稱,對于丁香醫生文章中所稱的女童周洋,權健從未官方宣傳為其治愈的相關信息,同時青峰市松山區人民法院已于2015年判周洋父親敗訴。權健稱丁香醫生注冊主體杭州聯科美訊生物醫藥技術有限公司是“推測、臆想”、“利用公眾同情心、博關注、道德綁架”以實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權健聲明稱,“丁香醫生”利用從互聯網搜集的不實信息,對權健進行誹謗中傷,該文章嚴重侵犯權健合法權益,致使社會大眾對權健品牌造成曲解,望該公司立刻撤銷該稿件并刊登道歉聲明。

  權健在聲明中還表示,權健是國家政府機構頒發直銷牌照的合法企業,多年來,權健在多地政府的幫助和指導下,對利用權健品牌和權健產品的個人不規范行為進行法律維權。同時,權健還表示將通過法律途徑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權健方面并未對周洋是否曾在權健接受過癌癥治療、治療是否有效、在權健所接受的治療是否導致了周洋病情惡化且最終去世等文章焦點問題進行正面回應。

女童患癌棄醫吃權健產品后離世 保健品咋成抗癌神藥

  丁香園回應嚴正聲明:不會刪稿 歡迎來告

  據新京報報道,針對權健的嚴正聲明,要求丁香醫生對不實文章撤稿并道歉一事,丁香醫生也迅速做出回應,其新浪微博認證帳號直接轉發了權健聲明并稱“不會刪稿,對每一個字負責,歡迎來告”。

  
女童患癌棄醫吃權健產品后離世 保健品咋成抗癌神藥
  丁香園方面則表示,“文章內容全部真實,文章中所有內容都有證據、錄音或書面材料,甚至做了公證。對周洋案的報道,并不是只采用了一方說法,而是有周洋主治醫生對病情的描述,和被司法判決書認定的事實。”

  此外,丁香園方面表示,在文章發布之前,“我們求證了權健的客服,去參加了兩天一夜的權健經銷商大會。”丁香醫生方面認為,權健公司的整篇聲明都在說如何“合法”,至于公眾關心的“是否有效”閉口不談。

  丁香醫生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我們最初做這個選題,其實是因為有大量讀者在后臺留言問起權健的產品和火療。我們跟一位急診科醫生朋友咨詢專業的醫學意見,他說曾經接診過火療燒傷的事故,他還提到他自己家人在做權健,怎么都勸不了。我們就對這個題目有了最初的興趣。在前期資料搜集的時候,發現此前央視、新京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健康時報》都報道過這個公司。

  我們在天津臥底參加了權健經銷商團隊兩天一夜的培訓,在內蒙見到了權健受害者4歲女孩周洋的家庭并獲得了內蒙、北京醫生的證言,我們向10多位外科、急診科、骨科、消化內科醫生以及營養師,咨詢了他們對于權健產品和火療的看法。我們研究了涉及權健火療、傳銷和經銷商紛爭的20多份司法判決書,并獲得了多起重點官司當事人律師的說法。”

  權健三款“抗癌”產品被指“致病”

  據新京報報道,記者曾在一份權健內部資料中看到,權健集團旗下擁有600多家全國連鎖權健醫院、7000多家火療養生館、800余家本草女人香會所。權健的加盟商透露,權健的加盟方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加盟經銷商,一種是加入會員,分別需要7500元和1100元加盟費。該加盟商的火療店一邊為客人做火療,一邊銷售日常用品和保健品,銷售過程中拿一定提成。而網絡上,關于加盟權健之后“結果震撼“的宣傳比比皆是。

  而“丁香醫生”的文章指出,周洋患有骶尾部惡性生殖細胞瘤,幾次手術過后,由于病情不穩定,醫院的醫生建議繼續化療,為了不讓周洋繼續承受化療的痛苦,周洋的家人暫時中斷了醫院的化療,讓周洋吃了兩個多月權健的“抗癌”產品。然而,周洋的病情卻惡化了。

  對于周洋所服用的具體產品,據周洋父親稱,一共包括三款,一款是沒有任何使用說明和配方說明的中藥湯劑,另外兩款分別叫“大棗藥食同源固體飲料”和“紫草體用精油”。

  此外,新京報記者自中國裁判文書網獲悉,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曾因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糾紛而被他人起訴。

  在一審判決中,法院判定黃雅麗、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須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日內賠償肖重妹經濟損失272001.05元。

  今年,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因與被上訴人肖重妹、黃雅麗、張保利健康權糾紛一案,不服廣東省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2016)粵0307民初14681號民事判決,提起上訴,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權健(天津)腫瘤醫院:堪憂的醫院資質

  據騰訊新聞《潛望》報道,近日權健因患有骶尾部惡性生殖細胞瘤去世三周年的小女孩周洋而受到廣泛關注,矛頭直指周洋接受治療的權健(天津)腫瘤醫院以及使用權健旗下所產藥品。

  與一般直銷公司銷售保健品的方式不同,權健通過旗下腫瘤醫院來為旗下產品銷售來背書,甚至承諾未來免費治療癌癥。同時,醫院治療的癌癥病人也將成為權健的會員,病人推薦其他人購買產品、治療疾病可獲得收益。

  權健(天津)腫瘤醫院是權健直銷模式經銷商們“深造”的殿堂。經銷商往往會被組織到腫瘤醫院進行“參觀學習”,許多人并非前來就診,而是參觀并拍照留念,他們并非患者,而是期待依靠權健直銷暴富的經銷商,而這些經銷商們幾乎從未參觀過距離醫院一公里遠的權健產品生產基地——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束昱輝以及他掌舵的權健集團,自2004年創辦以來,借助權健自然醫學集團、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權健(天津)腫瘤醫院三個運營主體,成就了400億元的商業帝國。束昱輝提出,對于那些家庭困難的患者,使用權健產品三年后,治療癌癥的費用將會全面免費,讓權健用戶不會因為缺錢而停止癌癥治療。

  從確診為癌癥晚期到死亡,有多少患者能夠挺過三年不得而知;權健提供的免費治療是否有效,仍待醫療監管部門確認;直銷公司與醫療機構聯合作出免費治療癌癥的承諾是否合規,亦需監管部門給出最終答案。

  根據權健(天津)腫瘤醫院官方顯示的信息,該院擁有二級腫瘤專科醫院的醫療執業許可證。然而,《潛望》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網站上收錄的5472家醫院中,并未找到關于這家醫院的任何信息。束昱輝的權健(天津)腫瘤醫院治療以“中醫秘方”為主。權健宣稱,自2000年起,束昱輝在全國各地,收集了600余方秘方。但是這些秘方到底效果如何則眾說紛紜。

  《潛望》報道稱,曾在權健(天津)腫瘤醫院“就診”的柳女士說,雖然看病當天只有一位老中醫就診,但到權健來購買中藥的人卻絡繹不絕。“有很多跟醫生很熟悉,說我開一個治療肝的、腎的,他們都會開,”柳女士回憶當時的場景稱,跟醫生說要開治療什么病的藥醫生就會開。柳女士虛構了自己的病狀并告訴幫她就診的女醫生。該醫生告訴她,無法醫治,并建議她到北京進行治療。在被問及有沒有中藥可以調理時,醫生告訴柳女士,“很貴,害怕你吃不起!”醫生的怪異表現,或許是因為她與其他病人有些不同:柳女士并非是由經銷商、會員推薦來就診的病人。

  百億保健帝國權健 這一次不能再"全身而退"

  據光明網報道,憑借天價保健鞋墊和負離子衛生巾起家的權健,在令人瞠目的7000多家加盟火療店的掩護下,花了14年,在中國構建起一個年銷售額接近200億的保健帝國。只是,權健帝國有多大,它所制造的傷害可能就有多甚。這僅從其招牌“服務”產品火療就可一見端倪——2005年,權健的招牌火療問世,束昱輝注冊了三項發明專利。其中一項發明細節描述:全身哪里都能燒——燒眼、燒鼻部、燒耳部、燒腹部、燒背部、燒胳膊、燒手部、燒腿部、燒腳部……而治療的疾病從腦部萎縮到到禿頭,從耳聾到子宮糜爛,從腎虛陽痿早泄到面癱便秘肩周炎。

  火療專利到底醫好了多少真正的病人,目前還無從得知,但其帶來的傷害,倒是在全國各地的司法文書中時有披露:權健火療導致的風險和后果——嚴重燒傷、高昂的治療費、可怕的后遺癥。這個年銷售額已經達到200億元的保健帝國,其合法性問題,以及由之所制造的一系列騙局,在公共層面已經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

  權健的真正發跡是從其拿到直銷牌照以后。而在拿到牌照以前,權健曾創下了一年內六次被曝涉嫌傳銷的紀錄,彼時的媒體指其“申請直銷牌照前景堪憂”。事實上,即便是拿到直銷牌照后,權健也仍舊未洗掉傳銷的嫌疑,數年前就有媒體直指其為“打擦邊球”的傳銷。不少地方的司法機關近年來也處理了不少涉及權健的維權案件。

  一端靠著拉人頭收高額入門費發展會員,銷售“包治百病”的保健品,屢現傳銷風波和維權爭端,一端卻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并不斷謀取上層資本。權健式神話,背后到底有多少難以言說的力量在助力?

  一定程度上來講,這樣一家從輿論槽點到實質傷害都可謂累累的企業崛起,既是對無數受害者的二次傷害,也是對于法律和公平的嘲弄。其社會危害性,也絕不只是那些有形的“謀財害命”,而更像是一個社會黑洞,一面侵蝕著不少家庭的財產與生命,加劇社會的互騙互害,一面更是在腐蝕著從法律到監管到常識的社會肌體。

  權健的問題到底有多大?當然需要監管部門的嚴肅起底與調查。但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假裝它的不存在,或者說只看到其風光的銷售額,而不顧其給社會投下的巨大陰影。最新消息顯示,有權健公司品牌宣傳部工作人員回應媒體稱,“這篇(文章)根本就沒有符合真實的信息,是誹謗。”文章的真實性到底有沒有問題,權健是不是真被“冤枉”了,公開對質其實是好事。同時,有關部門更該及時介入調查。總之,這一次,權健不應該再“全身而退”。

  畸形的“抗癌”保健品市場

  據澎湃新聞報道,“丁香醫生”刊發的報道中周洋的不幸并非個案,像周洋這樣遭遇不幸的個體并不少。他們去世后,家屬“醒悟過來”開始艱辛的維權之路。讓周洋父母感到痛苦的可能不僅是孩子死亡本身,還有女兒奄奄一息的時候,她的頭像卻離奇地出現在各大視頻網站和論壇上,說她已經在權健重獲新生。而恰恰是這種宣傳,才是“不符合事實的”。權健方面需要解釋,這種虛假的宣傳是否和公司有關?

  在更大的范圍內,權健生產的保健產品,是否涉及到虛假宣傳?權健的火療加盟店,相關保健藥品,以及負離子衛生巾,在相關部門備案的時候,明明是合規的,比如某款保健品,備案時注明就是普通飲品。但是,這些產品在市場上,最終被包裝成了具備抗癌作用的神藥,權健方面很難把這一切都歸咎于經銷商或者加盟店的私自行為(深圳有一起索賠案例,最終獲得了加盟店的賠償)。事實上,“丁香醫生”的這篇報道,揭示了權健整個系統可能都建立在某種虛假宣傳之上,如“花數千萬買抗癌秘方”之類。

  權健可能有成熟的規范風險或者“逃離責任”的機制。公司可以和具體的加盟店撇清關系,在火療出了事故后,認定責任在加盟店。這就是他們這個模式的核心:加盟店的運作模式,很有點“傳銷”的味道。據說,此前曾因蒙冤坐牢的趙作海,獲釋后成為加盟店的“下線“。權健應該詳細披露這些加盟店的運作機制,以及雙方的責任劃分。

  就這篇長文披露的內容看,像周洋這樣的受害者并非個例。如果一個公司的產品出現了如此多的投訴,這就不僅是一個公司所能“應對”和“化解”的危機,而是某種公共衛生事件。相關部門應該介入調查,厘清這種保健品如何化身為抗癌神藥的路徑,有必要向消費者澄清這些保健品的實際功效,和使用(服用)這些產品可能造成的風險,以及對治療可能造成的誤導。

  癌癥患者群體有其特殊性,他們心態普遍絕望,比較容易相信某種治療的奇跡和胡亂許諾的療效,家屬往往會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嘗試各種“治療”,這給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提供了機會。另一方面,很多癌癥患者病情往往會急轉直下,甚至在短期內失去生命,這也給家屬維權時的舉證帶來困難。正是這種現實,造就了畸形的“抗癌”保健品市場。

  作為這一領域的巨頭,權健的問題,其實也是整個行業面臨的問題。但是,是時候了,權健必須回應公眾的關切,而不是一句“誹謗”了事。公眾需要清楚保健與治療的邊界,更需要洞悉整個保健品行業運作的真相。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2.女童患癌棄醫吃權健產品后離世 保健品咋成抗癌神藥

汶川泥石流

新華社天津2月20日電(記者周潤?。┘欽?0日從天津市郵政管理局獲悉,充分依托海港、空港、陸港等資源,天津加速推進東疆港、武清、空港三大快遞專業類物流園建設,目前已有數十家快遞企業、全國性電商企業和跨境電商企業進駐,“海陸空”立體物流體系規模顯現。

天津市郵政管理局局長王東介紹說,東疆港跨境電商快遞物流園依托天津港(600717)口資源及自貿區政策,發揮低成本、大運量的海運優勢,以保稅倉為主要載體,成為面向北方及全國的跨境消費市??,集國際快遞和跨境電子商務等功能于一體的快遞專業類物流園區。“該園區規劃快件日處理能力為40萬件,目前已吸引網易考拉、小紅書、順豐等眾多國內知名跨境電商企業簽約入駐。”

武清電子商務快遞專業類物流園依托現有電商集聚資源,以電商倉配中心為主要載體,發展以電子商務與快遞物流倉配一體化為特色的快遞服務,成為面向華北及北方消費市??,建立適合電子商務發展的現代快遞專業類物流園區。園區規劃快件日處理能力為1000萬件,目前已進駐菜鳥網絡、京東、唯品會、當當網等國內知名電子商務企業,集聚效應明顯。

“下一步該園區將電商自建物流納入快遞行業管理體系,引入快遞企業總部,培育本土快遞企業發展。”王東說。

空港快遞專業類物流園緊鄰天津濱海國際機?。ㄓ幸患逗嬌棧跽盡⒖斕葑酥行摹⒌繾由濤癲峙渲行摹⒑9丶喙蕓狻⒌諶轎锪骺夂蛻濤裥醋致ァD殼埃扒丫奐慫撤帷⒃餐ā⒅型ā⒃洗锏?5家行業龍頭企業入區經營。“快件日處理量已達110萬件,占全市快遞業務處理量的37%。”王東說。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來源:www.shengshiwuliu.com  責編:dnf新聞中心
V9娱乐彩票 个旧市 | 丰台区 | 鹤峰县 | 策勒县 | 邢台县 | 霍城县 | 教育 | 宣威市 | 安溪县 | 苏尼特左旗 | 龙南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钟山县 | 临清市 | 曲麻莱县 | 彰武县 | 兴业县 | 贵德县 | 甘孜 | 广州市 | 班戈县 | 波密县 | 保山市 | 资中县 | 云梦县 | 彰武县 | 尼木县 | 文登市 | 汽车 | 东乌珠穆沁旗 | 庆阳市 | 珠海市 | 新宾 | 成都市 | 深水埗区 | 仪征市 | 湘阴县 | 罗平县 | 永平县 | 旬阳县 | 綦江县 | 明光市 | 金寨县 | 宁晋县 | 洞口县 | 木里 | 清苑县 | 名山县 | 涟水县 | 陆川县 | 安泽县 | 九龙坡区 | 黔西县 | 两当县 | 江阴市 | 临颍县 | 金乡县 | 毕节市 | 老河口市 | 淮安市 | 邮箱 | 逊克县 | 禄劝 | 阿巴嘎旗 | 凉山 | 特克斯县 | 凌源市 | 广元市 | 洛浦县 | 育儿 | 丘北县 | 深泽县 | 牡丹江市 | 太仆寺旗 | 冀州市 | 来安县 | 兰西县 | 元朗区 | 织金县 | 盐源县 | 临高县 | 东明县 | 本溪 | 本溪市 | 河北区 | 红安县 | 亚东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平凉市 | 巴彦淖尔市 | 昭觉县 | 两当县 | 和田市 | 巧家县 | 汉源县 | 华宁县 | 玉溪市 | 株洲县 | 翼城县 | 沙坪坝区 | 吴江市 | 合水县 | 鸡西市 | 城步 | 枣强县 | 青岛市 | 自贡市 | 正宁县 | 阿尔山市 | 达拉特旗 | 西安市 | 芦山县 | 舞阳县 | 安图县 | 扎囊县 | 丽江市 | 高密市 | 杭锦后旗 | 鄄城县 | 贵德县 | 同江市 | 武宣县 | 盐津县 | 康定县 | 嵩明县 | 彝良县 | 平乐县 | 兴山县 | 安福县 | 江山市 | 涿鹿县 | 拉萨市 | 漳浦县 | 阿克陶县 | 宝山区 | 蒲城县 | 兰西县 | 浦县 | 陆丰市 | 班玛县 | 关岭 | 华宁县 | 纳雍县 | 荔浦县 | 鄂州市 | 开封市 | 伊金霍洛旗 | 宣城市 | 天津市 | 沾益县 | 乌兰察布市 | 昔阳县 | 康马县 | 磐石市 | 巴塘县 | 三都 | 桃园县 | 平和县 | 汉寿县 | 罗江县 | 毕节市 | 澄城县 | 惠水县 | 永福县 | 章丘市 | 伊金霍洛旗 | 涡阳县 | 天祝 | 湖州市 | 苏尼特右旗 | 海原县 | 乳山市 | 河池市 | 赤水市 | 哈巴河县 | 永修县 | 梓潼县 | 中江县 | 澄迈县 | 米易县 | 鹤山市 | 漳平市 | 股票 | 米易县 | 夏津县 | 门源 | 阳高县 | 河间市 | 金阳县 | 榆中县 | 化德县 | 天长市 | 梓潼县 | 汉阴县 | 乌拉特中旗 | 平江县 | 肇庆市 | 东平县 | 望奎县 | 兴安盟 | 华亭县 | 松阳县 | 和田县 | 余干县 | 葵青区 | 兖州市 | 徐水县 | 桂东县 | 尉犁县 | 抚宁县 | 仙游县 | 炉霍县 | 正宁县 | 仁布县 | 布拖县 | 铜梁县 | 团风县 | 安庆市 | 呼玛县 | 馆陶县 | 永仁县 | 兰西县 | 仁怀市 | 南汇区 | 马尔康县 | 南京市 | 简阳市 | 无极县 | 分宜县 | 马山县 | 洛扎县 | 留坝县 | 陇川县 | 潮安县 | 兴宁市 | 汕尾市 | 诸暨市 | 武乡县 | 贵德县 | 连平县 | 龙泉市 | 阿瓦提县 | 文山县 | 庆安县 | 万盛区 | 轮台县 | 门头沟区 | 古田县 | 旌德县 | 新乐市 | 达孜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