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鐵下月5日實行新列車運行圖 增開動車組客列31.5對;僅三成觀眾支持,翻拍為何還要前“撲”后繼?;

發稿時間:2019-8-21

1.廣鐵下月5日實行新列車運行圖 增開動車組客列31.5對

北師大退檔25人

  南方網訊

  (全媒體記者/劉倩 通訊員/徐婧)據中國鐵路廣州局集團公司透露,自2019年1月5日零時起,將實行新列車運行圖,增開動車組旅客列車31.5對,新增貨物班列4列,客貨運輸能力顯著提升。

  此次調圖,廣州局集團公司增開的動車組旅客列車包括廣州往湖南方向7對、往湛江方向1對、往合肥方向1對、往南昌方向1對、往貴陽方向1對。長沙往貴陽方向2對,成渝方向2對,佛山到湛江1對。湖南省境內每日開行動車組列車增加11對,廣東省境內每日開行動車組列車增加4.5對。高鐵運輸能力較目前提升約14%。

  今年底,懷衡鐵路將開通運營,懷化至衡陽動車組列車日常開行18對、高峰線1對、普速列車1對,運行時間由原來的2小時35分左右縮短至1小時48分。

  新圖實施后,將形成以廣州、深圳、長沙等交通樞紐為中心,東聯滬寧杭、西接渝貴川、北通京津冀,跨區域、便捷化的大運輸通道。

  在新圖中,貨物班列共開行45列,其中新增開4列,分別為特快班列閔行—石龍間增開2列,快速班列金華東—柳州南間增開1列,普快班列朱保—大朗(石龍)間增開1列,以進一步滿足物流市場需求,完善高效銜接的現代物流網絡。

  鐵路部門提醒,旅客列車具體開行及調整信息,請登錄www.12306.cn、廣州鐵路官方微博、微信查詢。如有疑問,請致電廣州局集團公司官方客服熱線12306咨詢。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2.廣鐵下月5日實行新列車運行圖 增開動車組客列31.5對

黃海波復出
新版《流星花園》推出新F4,在當時掀起過一陣熱議。新版《流星花園》推出新F4,在當時掀起過一陣熱議。
《金粉世家》
《金粉世家》《金粉世家》
《粉紅女郎》《粉紅女郎》
《王子變青蛙》《王子變青蛙》
結婚狂結婚狂
僅三成觀眾支持,翻拍為何還要前“撲”后繼?哈妹

  如今,“翻拍”已成為“IP”之后又一流行詞匯。曾有數據統計,僅2018年立項的翻拍作品就有44部,《天國的嫁衣》《王子變青蛙》《金粉世家》《澀女郎》等多部曾經創造過極大社會影響的作品均單上有名,《射雕英雄傳》《倚天屠龍記》等金庸小說更是時隔幾年便有新作推出。

  相較市場對翻拍的熱衷,觀眾卻似乎對翻拍不感冒。新京報記者通過對414位觀眾的調查發現,只有32.37%的網友支持翻拍,27.05%的網友明確不支持,而大部分觀眾均呈中立態度。不少觀眾糾結于,如今好看的電視劇少,一些經典作品確實值得再次被大家關注,然而所謂“一部劇真正成為經典,正是它被翻拍之后”,大量翻拍電視劇的撲街,讓觀眾也擔憂自己的“寶藏回憶”被翻拍完全顛覆。

  為何翻拍劇會如雨后春筍般層出不窮?到底什么樣的題材適合翻拍?翻拍是否是創作?為此,新京報記者專訪多位業內人士和劇評人,揭秘翻拍劇的困境和突破。

  原 因

  原創能力不足

  目前市場中大多翻拍劇,除金庸的文學經典以外,便是選擇了10-20年以前,曾有過巨大影響,進而形成IP的原創影視作品。今年在青春情感題材上尤甚,例如《王子變青蛙》《紅蘋果樂園》《將愛情進行到底》等作品均被市場看中。此類作品的屬性和網文IP同理:已有大量的觀眾基礎、內容得到了觀眾認可、時至今日仍被不少觀眾熟記。對出品方而言,無論是話題度還是賣片銷售上,翻拍的風險都比原創作品更低,這是翻拍風靡的主要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平臺買片人向記者透露,翻拍劇的話題熱度讓其天然帶有流量,且內容經過市場驗證,因此確實比較容易得到平臺的關注。

  但在業內人士看來,大量都市翻拍劇的出現,就像良莠不齊的IP涌入,實質上都是原創能力不足的表現。例如《你好,舊時光》《忽而今夏》等劇的熱播,讓市場處于青春劇、都市情感劇的風口。觀眾對該類型有大量需求,但出品方對自己原創能力不自信,因此經典作品的“拿來主義”會降低創作難度和風險,“從受眾到平臺,翻拍作品對他們而言都沒有陌生的感覺,比原創劇本更容易接受。這是題材上面的保守主義。”在制片人梁振華看來,用翻拍來規避市場競爭,以掙快錢,是不少出品方的思路。因為大部分翻拍并不是以原創的思路去證明作品的價值,而是機械地把過去觀眾消費過的情節,稍加改編就進入市??,更多是在消費話題。“不管觀眾怎么質疑,大部分人還是會關注這個作品。即使拍完之后有人質疑,但肯定會有很多話題。對平臺來說,這種IP的影響力肯定也會吸引到觀眾。”據悉目前關于《王子變青蛙》翻拍的話題有1億閱讀,關于《天國的嫁衣》翻拍的話題突破2億。

  經典IP助推新人演員

  除了降低市場準入風險,翻拍也方便年輕的影視公司推出新人。例如柴智屏為新版《流星花園》選出的新F4王鶴棣、官鴻、梁靖康、吳希澤,便因這部有百萬粉絲的電視IP一夜爆紅。雖然劇集播完后,四人并未像周渝民、言承旭等人一樣,以F4的名義一直活動,但卻在市場中炙手可熱。不少主打練習生的經紀公司也開始涉足偶像劇翻拍,例如新版《薰衣草》出品方是北京樂華圓娛公司,即范丞丞、朱正廷、孟美岐等人所在的樂華娛樂。

  制片人李楠(化名)坦言,不少出品方或者經紀公司都在近兩年招募了大量的演員練習生。對公司而言,自己的藝人首先性價比高,檔期好商議,且通過“老帶新”能夠盡快打出名氣。但數量的擴增令快速消化練習生資源成為難題。除了與知名藝人綁定以外,讓其主演擁有粉絲群體的IP便是最便捷的消費方式之一。“經典IP天然帶有關注度,無論口碑好不好,能夠快速捧紅明星是很多翻拍劇都驗證過的,就像新版黃蓉的飾演者李一桐和新版F4一樣。”

  風 險“原汁原味”反而不討好

  翻拍蔚然成風,但翻拍是否真的是一條捷徑?在業內人士看來,翻拍的題材、內容,是首先需要考量的。今年立項的翻拍劇可分為兩種:一是有經典文學加持的作品,例如《金粉世家》和金庸所著的經典武俠文學等。還有一類便是以臺灣偶像劇為首的都市IP劇,例如《王子變青蛙》《澀女郎》《命中注定我愛你》等。

  縱觀近兩年的翻拍作品,武俠IP翻拍仍有不少成功之作,例如李一桐版《射雕英雄傳》口碑不俗,新版《倚天屠龍記》僅預告片便引無數粉絲期待。但都市、偶像、言情IP,大多卻被冠上“嘩眾取寵”的標簽。例如今年柴智屏親自操刀翻拍的新版《流星花園》,雖然點擊量和微博話題很熱鬧,但豆瓣評分只有3.2,不少網友吐槽劇情傻白甜、配音粗糙。《天國的嫁衣》宣布翻拍后,雖然劇情和原作差異不大,但仍有年輕觀眾坦言“率性女孩與富二代相愛相殺”的愛情故事早就過時了。

  到底什么樣的題材適合翻拍?在梁振華看來,由于武俠、古裝、年代劇的劇情經過了時間洗禮,故事時效性較弱,因此即便現在拍,金庸小說、《金粉世家》等作品無論從情感支撐,到影像呈現、特效技術的升級,都不難賦予新的表達。“只要創作者能保留經典原著的思想精髓、情節主線,還是很有可能得到觀眾喜愛的。沒有過大的時代審美差異。”

  但反觀都市、言情、偶像IP,大部分都帶有強烈的時代情感共鳴,翻拍的風險也會隨著時代變化而提高。梁振華以上世紀90年代的電視劇《將愛情進行到底》舉例。當年該劇引起巨大轟動,正是因為觸動了70、80后的情感末梢;但如今的網生年代,觀劇主體是90后、00后的年輕人,如果把《將愛情進行到底》原汁原味翻拍,必然與當下年輕人的情感認知脫節,“就像瓊瑤的作品在當年風靡,正是因為生活艱難,她為觀眾造了一個很美的夢。但如今年輕觀眾都喜歡看具有強烈征服意味的"大女主"戲了。因此想要符合現在觀眾的審美,必然要進行顛覆式的改編。但完全顛覆后,《將愛》還是《將愛》嗎?《還珠格格》還是《還珠格格》嗎?”梁振華坦言,如今年輕人愛看的是《致我單純的小美好》《人不彪悍枉少年》這類更加生活流的青春劇,即便霸道總裁愛上灰姑娘的IP劇翻拍質量上乘,但如果真的“延續經典”,必然會與當代情感表達產生落差,很難再復制社會影響。

  新版電視劇《澀女郎》的編劇顧小白表示,他接下《澀女郎》改編工作,是認為這部漫畫有強烈的時代共性,具有再次翻新的價值,“這部作品寫出了大都市人的各種精神困境,有點瘋狂,甚至有點迷失。朱德庸當年的漫畫特別具有前瞻性,這四個主要人物放在不同年代,觀眾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所以在當下完全有可以創新的可能性。”

  翻拍仍需創作力

  如何將一部經典IP通過二次創作,重新與時俱進,是創作者困惑的源頭。不少編劇都認為,大部分翻拍做得不好,正因其違背了創作規律,只是機械性地復制。一位編劇坦言,很多編劇方在寫翻拍劇本時,都是重新捋順人物關系、將主要劇情保留、經典臺詞也原封不動地復制。所謂創新,不過是讓人物背景更符合當下,擴容配角的戲份而已,“因為很多劇方擔心,顛覆太過頭,原劇粉絲不買單;不改編的話,劇情又顯得過時。所以機械性地復制是最保險的,不僅對編劇要求不高,還能夠打著"還原"的旗號吸引觀眾。”

  梁振華也坦言,很多翻拍從實質上講很難歸為創作,大多都是在單純消費過去的內容,為新作制造話題,但喪失了和經典作品對話或致敬的意義。“翻拍的趣味就在于,我們要用今天的時代,去看待過去的內容,并為它賦予全新的時代意義和影響力。古代經典翻拍,我們需要通過創作寫出當今年代對它的理解;時裝劇翻拍,也應該要有絕對把握,在某個領域和過去時代做得完全不同。”

  新《澀女郎》怎么改?

  顧小白在改編《澀女郎》時便試圖采用新時代的對話方式,重新以新視角審視《澀女郎》中的四位都市女性和她們的愛情、婚姻觀。但他坦言,保持原本的特色,又能與當下結合,這樣的精準再創作,對編劇很有挑戰性,“如今跟《粉紅女郎》播出的時候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即便時隔三年、五年,社會都完全不同,所以我們需要更符合當下年輕人的生活態度。比如以前的結婚狂,放現在她可能也是天天喊著結婚,但我們沒必要再質疑她了,因為這個年代很多美女也可能是結婚狂。所以我們要挖掘當代的結婚狂她想追尋什么。比如哈妹,放在現在可能就是一個90后,甚至00后,她的屬性會帶有更多的夢幻色彩,她可能會玩cosplay,會打熱門游戲。”顧小白坦言,以前看過《粉紅女郎》的觀眾,也許會認為新版有一些顛覆性,但實際上翻拍的作品需要看出日新月異,“我們希望讓它更合理地創新,或者說是在更符合目前時代環境的前提下,進行更準確地創新。”

  采寫/新京報記者 張赫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來源:www.shengshiwuliu.com  責編:dnf新聞中心
V9娱乐彩票 丰顺县 | 合作市 | 巨野县 | 汝阳县 | 东城区 | 天等县 | 界首市 | 肃南 | 六盘水市 | 华池县 | 望都县 | 新宁县 | 达孜县 | 图木舒克市 | 玉环县 | 桐柏县 | 沂源县 | 嵊州市 | 石城县 | 遂宁市 | 宜昌市 | 全椒县 | 高淳县 | 应用必备 | 微山县 | 泽库县 | 明溪县 | 昆明市 | 鄂伦春自治旗 | 蒙山县 | 阳曲县 | 天柱县 | 神木县 | 华池县 | 贺兰县 | 额敏县 | 酒泉市 | 罗江县 | 株洲县 | 蚌埠市 | 娄烦县 | 冕宁县 | 砀山县 | 和平区 | 邵阳市 | 巴马 | 洛川县 | 霍山县 | 清新县 | 交口县 | 鄢陵县 | 石棉县 | 威信县 | 康马县 | 岑巩县 | 嵩明县 | 神农架林区 | 永川市 | 大新县 | 龙游县 | 台北市 | 阳东县 | 孝义市 | 潢川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蓬溪县 | 龙泉市 | 资源县 | 葵青区 | 陈巴尔虎旗 | 广宁县 | 射阳县 | 郴州市 | 遵义市 | 四子王旗 | 吴桥县 | 博客 | 秭归县 | 瑞昌市 | 张家港市 | 辽阳县 | 土默特右旗 | 绥芬河市 | 嘉黎县 | 栾川县 | 清苑县 | 南雄市 | 南开区 | 遂川县 | 广安市 | 股票 | 临洮县 | 垣曲县 | 阜新市 | 松溪县 | 郑州市 | 滨州市 | 星子县 | 松原市 | 台湾省 | 盐亭县 | 福鼎市 | 呼和浩特市 | 南皮县 | 赤水市 | 霍州市 | 榕江县 | 兴城市 | 凤凰县 | 博野县 | 昌邑市 | 华阴市 | 武清区 | 镶黄旗 | 安阳县 | 电白县 | 城口县 | 平江县 | 光泽县 | 乌拉特后旗 | 扎赉特旗 | 墨竹工卡县 | 广平县 | 奉节县 | 扬中市 | 文水县 | 云安县 | 运城市 | 信宜市 | 哈巴河县 | 涞水县 | 福州市 | 黄梅县 | 拉孜县 | 嘉峪关市 | 西和县 | 鹤庆县 | 合作市 | 渭源县 | 镇安县 | 文昌市 | 玉环县 | 乳源 | 宜丰县 | 泽普县 | 宣汉县 | 辽中县 | 嘉鱼县 | 贞丰县 | 温泉县 | 张家口市 | 布尔津县 | 拉萨市 | 桑日县 | 思南县 | 安福县 | 高平市 | 延庆县 | 兰州市 | 兰考县 | 平山县 | 长寿区 | 宣武区 | 获嘉县 | 镇雄县 | 佛山市 | 玛曲县 | 德惠市 | 夏津县 | 浮山县 | 盱眙县 | 三明市 | 合肥市 | 建瓯市 | 靖西县 | 南阳市 | 福州市 | 灌南县 | 永年县 | 独山县 | 靖安县 | 泊头市 | 德钦县 | 亳州市 | 天全县 | 南京市 | 西林县 | 湟源县 | 襄汾县 | 黎川县 | 长沙市 | 紫金县 | 和平县 | 和田县 | 阿合奇县 | 察雅县 | 剑河县 | 红河县 | 汉源县 | 卫辉市 | 安图县 | 多伦县 | 中卫市 | 夏津县 | 黔南 | 安义县 | 玛沁县 | 平湖市 | 梓潼县 | 河西区 | 蛟河市 | 开化县 | 宜昌市 | 钟山县 | 那坡县 | 衡阳市 | 九龙坡区 | 三穗县 | 汝城县 | 郑州市 | 如东县 | 逊克县 | 双牌县 | 化德县 | 科尔 | 营山县 | 洪湖市 | 武邑县 | 桃园市 | 莆田市 | 和顺县 | 蚌埠市 | 刚察县 | 扎鲁特旗 | 铜川市 | 娱乐 | 敖汉旗 | 东明县 | 固始县 | 靖江市 | 普陀区 | 保定市 | 连山 | 永城市 | 穆棱市 | 任丘市 | 德昌县 | 万荣县 | 庆云县 | 固原市 | 准格尔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