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敲鐘后股價走高 我差點兒飆淚;軍費被挪修邊境墻?美陸戰隊司令稱修復受災兵營仍需35億美元;

發稿時間:2019-8-21

1.看著敲鐘后股價走高 我差點兒飆淚

男孩吃面包身亡

  看著敲鐘后股價走高 我差點兒飆淚

  從2017年研究生畢業,到如今入職北京一家互聯網公司,已經有一年多了。一年說短也短,一個接一個的項目串起來,時光倏忽而逝;一年說長也長,長到回憶起剛畢業時呆頭呆腦的自己,恍如隔世。

  曾經也夢想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頗有些看不上穿梭在寫字樓里、局限在格子間中的生活,做好了獻身新聞事業的準備,卻因種種陰差陽錯,失去了機會。

  后來,我進了一家自己喜歡的互聯網公司。我認可這家公司的商業模式,喜歡它有些浪漫主義的氛圍,也期待和憧憬著它的未來。

  剛進公司時,我什么都不會,懵懵懂懂。好在工作氛圍好,同事從工作方法到人際溝通,都會手把手一點點地教。慢慢熟了,我才發現,原來身邊都是高手,有畢業自國外一流名校的,有從頂尖大公司、央企跳槽過來的,還有打公司創立就進入公司,可以說是公司“行走的百科全書”的。只是大家平時不顯山不露水,各種逗比賣萌,務實干活兒。我一直覺得,這種風格對初入職場的我來說挺好,接地氣踏實干活兒,簡單且直中要害,不浪費時間,迅速成長。

  一開始,我逐步掌握了自己“小盤子”的那些工作,覺得挺好。后來開始參與全公司的大項目,明顯感到吃力,私下默默跟帶自己的老大說,我只想做好自己那塊兒。老大翻個白眼兒:“那你水平就這樣了,只能支持別人,做不了大項目。”被老大這么一說,覺得似乎有些道理,咬著牙撐下去,日后才知道,每次參與不同的項目,都是寶貴的經歷,那些做過的大大小小的事,都讓你像游戲中的角色,經驗值和戰斗力多了幾分。

  不久之后,又恰巧趕上了公司上市,雖然自己并沒有什么股份,但是在上市過程中所做的工作,以及看著敲鐘后股價走高的屏幕,心里特激動,差點要飆淚,感覺見證了歷史的瞬間。

  大概工作半年后,對工作流程基本都有了把握,我逐漸從支持他人,到開始有了自己的項目領域,也能參與到更高端甚至是一些跨國項目中。越來越明顯地感覺到,進入一家成長性好的公司,個人能力是隨著公司業務共同成長的。公司業務越廣泛,能讓你見識和經歷的就越多。你能看到同事如何“無中生有”地開拓新業務,不斷地試錯與前行;能看到各個業務部門如何有序地配合,各展所長,調配資源,一起推動業務前行;最重要的是,能夠見到很多優秀的人,學習他們是如何思考與行動的,有怎樣的工作效率和眼界,單是向他們學習就受益良多。

  不只是工作,還有在人際關系上。人家說“小公司做事,大公司做人”,那我們這種不大不小的公司,就得又會做事,又會做人。我原來偶爾說話直接,行事莽撞,讓他人感到不舒服而我卻不自知,有時又會陷入自己的小世界,傷春悲秋。后來,我慢慢學會了“嚴以待人,寬以待己”,簡單來說就是,與他人相處溝通,站在對方角度,盡量多考慮,謹慎細膩一些;而在自己的身上,大大咧咧粗糙一些,也就更輕松快樂。

  日常像海綿吸水般學習和實踐后,我開始感受到心態上的一些變化。一方面,我佛系了。原來遇事“慌得一批”,就像沒頭蒼蠅般亂撞,世界末日般如臨大敵。后來我發現,所有問題最后總有解決辦法。工作不是考試,只有一個標準答案,工作問題的解答可以有很多種,總能找到突破方案,沒準兒還有驚喜,就算最后真的解決不了,也是非人力所能為之,心中可以釋懷。另一方面,我也更奮進了。從最初的一無所知,到打開了一扇門,看到了新的世界,從一開始被人帶領著蹣跚學步,到勉強能自己站起來走路,再到如今在新項目中開始追求個人的一些突破,感覺眼看就要一路小跑。

  職場一年,走到現在,我對于過去是感恩的,感恩那些陰差陽錯的岔路口,還有那些幫助過我的人,讓我得以成為今天的自己。而對于未來,我更多的是期待,期待一年后的自己,又會是什么樣?

  王小帥 來源:中國青年報

2.看著敲鐘后股價走高 我差點兒飆淚

上海堡壘作者致歉

參考消息網2月27日報道 美國海軍學會網站2月17日發表了題為《內勒說海軍陸戰隊需要35億美元維修勒瓊軍營,盡管需削減軍事建設費用用于邊境修墻》的文章稱,美海軍陸戰隊司令希望五角大樓和國會能為修復北卡羅來納州被颶風損壞的勒瓊軍營找到經費,盡管軍事建設費被轉用于特朗普政府的邊境安全計劃。參考消息網編譯文章如下:

美國會議員和特朗普總統2月15日就議案達成一致,同意為修建88.5公里邊境墻、美墨邊境執法及人道主義援助需求提供13.75億美元的開支。根據白宮發表的新聞公報,由于特朗普宣布邊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邊境開支可能獲得高達81億美元的撥款,包括“根據總統宣布國家緊急狀態而從國防部軍事建設項目中重新劃撥出高達36億美元”。

五角大樓還在聲明中說,“宣布南部邊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因而需要動用武裝部隊,國防部長據此有權決定是否有必要搭建邊境障礙以支持動用武力,重新劃撥未指定用途的國防部軍事建設費,如有必要,用于修建邊境障礙”。

雖然這對2019財年軍事建設費造成沖擊,但是羅伯特·內勒上將告訴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站:除了本財年已經劃撥的用于翻建2018年9月被“佛羅倫薩”颶風損壞的建筑的經費,美海軍陸戰隊還需要幫助。

內勒在美國海軍學會和武裝部隊通信與電子設備協聯合主辦的“西部2019年”大會上告訴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站:“我們對修復勒瓊軍營有非常明確的要求。總開銷大約在35億美元左右。現在我們沒錢修復。如果我們必須自行承擔費用,很可能未來4年大概都要占用海軍陸戰隊軍事建設預算。因此國防部非常清楚我們的要求,現在國會已通過了邊境安全撥款、通過了今年剩余時間政府的所有撥款、還有總統的任何決定,那么我也充滿信心,這將為我們即將就如何修復勒瓊軍營進行的討論打下基礎。”

內勒說如果能拿到這筆經費,海軍陸戰隊本財年就能夠有效地將其中13.5億美元的開支用于簽署合同。他說現在距離下一個颶風季只有4個月的時間了,他希望趕緊開工修復軍營。

談到軍營被損壞的程度,包括發霉和水漬,他說:“勒瓊軍營的新建筑遭到颶風襲擊。而且這是30年來最強的一次暴風雨,抵達時風力大到足以掀翻已有40年、50年乃至60年歷史的老建筑屋頂,然后又連續下了3天雨。因此,受損程度不像‘邁克爾’颶風橫掃佛羅里達州西部時,具有毀滅性的強大風力將其夷為平地那樣顯而易見。”

“我們經歷了颶風襲擊,修補了屋頂,但是我們認為有些建筑的修復成本(太高),修補不是好辦法,需要重建。因此我們有個要求,希望既然邊境安全討論已經塵埃落定,至少暫時如此,我們在此問題上應能夠得到一些關注。”

美國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亞當·史密斯(華盛頓州民主黨人)針對特朗普決定將軍事建設經費轉用于邊境安全發表了一篇批評性聲明。他說一定程度上“當總統開始挪用軍事需求經費用于修建他的邊境墻時,國會必須發揮監管作用,確認總統究竟認為哪些支持軍人及其家屬的項目不如他的政治噱頭更有價值”。眾議院軍事委員會高層官員馬克·索恩伯里(得克薩斯州共和黨人)雖發表聲明支持劃撥邊境安全經費,但他補充“我鼓勵總統勿將國防部重要項目經費轉用于邊境安全。這樣做會對我們的軍隊產生有害后果,因為軍事基礎設施是奧巴馬時代削減防務預算期間經費最匱乏的一個賬戶。而且那將削弱過去兩年來最重要的成就--開始修復和重建軍隊。我希望總統尋求其他辦法。”

美海軍陸戰隊司令發出警告,稱修復軍營賬單“必須予以支付”,不能推給下級,因為軍事建設往往面臨經費緊張。他警告說如果沒有國會幫助,海軍陸戰隊某基地的颶風損失賠償可能影響整個海軍陸戰隊的戰備狀況。

他說:“如果我們得不到幫助,我們必須自行償付,那將影響我們的戰備狀況。”因為經費很可能進行內部調整,只能出自其他賬戶,比如作戰和維修或采購。

內勒補充說“因為國會提供了資源,我們才能在戰備狀況方面取得重大進展,我們不希望倒退。因此我們需要一些援助,否則只能在其他地方削減開支。”(編譯/鄭國儀)

資料圖:準備部署到美墨邊境的美軍部隊

【延伸閱讀】特朗普宣布美國南部邊境出現“國家緊急狀態”

2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白宮發表講話。 美國總統特朗普15日簽署公告,宣布美國南部邊境出現“國家緊急狀態”。特朗普此舉意在繞過國會籌集更多經費用于在美國與墨西哥邊境修建隔離墻,遭到國會民主黨人強烈反對。 新華社記者胡友松攝

2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白宮發表講話。 新華社記者胡友松攝

2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白宮發表講話。 新華社記者胡友松攝

2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白宮發表講話。 新華社記者 胡友松 攝

2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白宮發表講話。新華社記者胡友松攝

(2019-02-16 08:11:00)

【延伸閱讀】探訪美墨邊境墻邊的“日工”市場

1月5日,在靠近墨西哥邊境的美國城市圣迭戈,一名“日工”等待著臨時雇主的到來。“美國國會和特朗普所做的,全是政治,而我們在這里說的,是人們真正的生活,他們玩弄政治游戲,根本沒有人在乎我們。”34歲的“日工”胡安對記者說,他來自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之所以被稱為“日工”,是因為不論與雇主談妥按小時還是包活兒計算工錢,“日工”都要求雇主必須在每天工作結束后支付當日薪酬。對來自美墨邊境墻那一邊的“日工”來說,等待主顧、討價還價然后去干活兒就是日常生活,躲避美國入境和海關執法局探員檢查和當地種族主義分子騷擾,以及防止被雇主欺詐也是日常生活。新華社記者 李穎攝

1月5日,在靠近墨西哥邊境的美國城市圣迭戈,一名“日工”在等待臨時雇主時吃早餐。 新華社記者 李穎 攝

1月5日,在靠近墨西哥邊境的美國城市圣迭戈,一名“日工”等待著臨時雇主的到來。新華社記者 李穎 攝

1月5日,在靠近墨西哥邊境的美國城市圣迭戈,一名“日工”等待著臨時雇主的到來。新華社記者 李穎 攝

1月5日,在靠近墨西哥邊境的美國城市圣迭戈,一名“日工”等待著臨時雇主的到來。新華社記者 李穎 攝

1月5日,在靠近墨西哥邊境的美國城市圣迭戈,一名“日工”在等待臨時雇主時吃早餐。新華社記者 李穎 攝

1月5日,在靠近墨西哥邊境的美國城市圣迭戈,地上擺放著民間志愿者組織為越境者準備的生活物品。新華社記者 李穎 攝

(2019-01-09 08:30:00)

(責任編輯: HN666)
來源:www.shengshiwuliu.com  責編:dnf新聞中心
V9娱乐彩票 靖江市 | 阳高县 | 会宁县 | 东乡 | 慈利县 | 泰顺县 | 通渭县 | 寿光市 | 邢台市 | 衡阳县 | 郁南县 | 盐津县 | 滕州市 | 阿拉善右旗 | 荃湾区 | 读书 | 同仁县 | 清河县 | 普兰店市 | 桐庐县 | 恩施市 | 都匀市 | 大兴区 | 瓦房店市 | 喜德县 | 金川县 | 安义县 | 海城市 | 敦煌市 | 沙坪坝区 | 呼图壁县 | 南靖县 | 区。 | 黔江区 | 泾阳县 | 宁安市 | 古丈县 | 屏山县 | 田阳县 | 罗平县 | 安多县 | 卓资县 | 石楼县 | 邵武市 | 双城市 | 佛教 | 新昌县 | 孝义市 | 儋州市 | 辛集市 | 济阳县 | 宝兴县 | 天柱县 | 文山县 | 定安县 | 报价 | 汝城县 | 松阳县 | 平遥县 | 五大连池市 | 镇赉县 | 柳河县 | 伊宁市 | 黄龙县 | 天水市 | 长沙县 | 延庆县 | 济宁市 | 普定县 | 曲麻莱县 | 湘阴县 | 新龙县 | 竹山县 | 平遥县 | 喀什市 | 拉萨市 | 茌平县 | 阿合奇县 | 怀远县 | 寻乌县 | 昂仁县 | 枣强县 | 贵阳市 | 鄂伦春自治旗 | 日照市 | 珲春市 | 湘潭县 | 田林县 | 新化县 | 平果县 | 巧家县 | 安国市 | 广宗县 | 达尔 | 行唐县 | 台中县 | 平昌县 | 扎兰屯市 | 高青县 | 大邑县 | 皮山县 | 道真 | 恩平市 | 城固县 | 千阳县 | 五原县 | 邢台市 | 托克托县 | 宾川县 | 蓬溪县 | 兖州市 | 铅山县 | 齐齐哈尔市 | 旅游 | 大安市 | 泰兴市 | 广东省 | 攀枝花市 | 砚山县 | 密云县 | 巴里 | 阳春市 | 民丰县 | 朝阳区 | 乐亭县 | 青川县 | 泰顺县 | 固安县 | 乐业县 | 鹿泉市 | 罗田县 | 吉木萨尔县 | 炎陵县 | 昆明市 | 耿马 | 连州市 | 绵竹市 | 定结县 | 武邑县 | 大田县 | 瑞金市 | 仙居县 | 榆社县 | 涿州市 | 永寿县 | 道孚县 | 阿拉善右旗 | 南开区 | 贺州市 | 岢岚县 | 民权县 | 隆德县 | 乌什县 | 任丘市 | 广德县 | 安陆市 | 全椒县 | 徐汇区 | 三都 | 枞阳县 | 隆林 | 新巴尔虎右旗 | 宜宾县 | 连江县 | 陇南市 | 拜泉县 | 射洪县 | 交城县 | 沂水县 | 阳江市 | 邛崃市 | 松潘县 | 仪陇县 | 中江县 | 麻城市 | 桃江县 | 农安县 | 教育 | 汶上县 | 霍州市 | 江门市 | 禄劝 | 江源县 | 东源县 | 清水县 | 花莲市 | 平定县 | 孟津县 | 衡阳市 | 桐柏县 | 林芝县 | 屏山县 | 河南省 | 枣强县 | 三原县 | 怀集县 | 太原市 | 广州市 | 南宫市 | 四川省 | 云林县 | 安达市 | 获嘉县 | 札达县 | 洛浦县 | 沽源县 | 盘山县 | 双城市 | 汾西县 | 温泉县 | 武鸣县 | 屏南县 | 安国市 | 梧州市 | 珲春市 | 油尖旺区 | 永春县 | 施甸县 | 阜新市 | 万安县 | 嘉鱼县 | 东源县 | 天柱县 | 双江 | 沐川县 | 日喀则市 | 麻江县 | 溆浦县 | 霞浦县 | 霍州市 | 子长县 | 莲花县 | 新源县 | 青阳县 | 会泽县 | 鸡泽县 | 龙山县 | 轮台县 | 五寨县 | 运城市 | 缙云县 | 信丰县 | 松江区 | 邮箱 | 乐业县 | 寻乌县 | 财经 | 封丘县 | 湾仔区 | 龙游县 | 始兴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