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明年起律師可遠程會見嫌疑人;福建泉港碳九泄漏:將出臺理賠方案 解決廠居混雜;

發稿時間:2019-9-1

1.北京明年起律師可遠程會見嫌疑人

呂挺遺體告別儀式

  北京明年起律師可遠程會見嫌疑人
   會見實行預約制 同時確保律師遠程視頻會見不被監聽

  律師正在遠程視頻會見犯罪嫌疑人供圖/北京警方

  北京青年報記者昨日從警方獲悉,為提高律師會見效率,維護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權益,2019年1月1日起,北京市公安局在已經建設完成遠程視頻會見系統的東城、西城、海淀三個公安分局,開始推行律師遠程視頻會見。屆時律師可在派出所,通過公安機關遠程視頻會見系統與看守所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進行會見。

  律師遠程視頻會見實行預約制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律師遠程視頻會見實行預約制。可提前兩個工作日,預約三個工作日的遠程視頻會見,自預約之日起算,可提前預約第四、五、六個工作日的遠程視頻會見。

  律師可以選擇向辦案單位所屬分局具有遠程視頻會見系統的派出所申請會見,也可以通過電話或直接上門登記的方式向公安派出所預約遠程視頻會見,部分地區也可通過微信小程序等方式實現網上預約。

  預約時,需要提供律師姓名、執業證號、身份證號、聯系電話、所屬律師事務所名稱、擬會見時間和地點、會見的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的姓名、涉嫌罪名及所處訴訟階段等相關信息。

  律師遠程視頻會見時間為工作日。具體劃分為四個時段,即上午9時至10時、10時至11時,下午14時至15時、15時至16時。律師會見時間最長可以連續兩個小時。預約確認后,律師應當在預約時間前30分鐘到達預約的公安派出所辦理會見前各項準備工作,超過預約開始時間10分鐘仍未到達的,將取消本次預約。

  特殊情形不適用遠程視頻會見

  為確保律師遠程視頻會見工作有序進行,律師需取消遠程視頻會見的,應當至少提前一個工作日通知辦理預約的公安派出所;未通知取消而不按預約時間會見,一個月內再次申請遠程視頻會見的將不予安排;一個月內累計三次取消預約,三個月內再次申請遠程視頻會見的將不予安排。不予安排遠程視頻會見的,律師可以前往看守所會見。

  考慮到遠程視頻會見的特殊性,下列情形不適用遠程視頻會見,律師需前往看守所會見:依法應當經偵查機關許可會見的;律師第一次會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通曉漢語,需要翻譯人員在場的;非本區看守所所屬公安機關偵辦的;其他不適用遠程視頻會見的情形。

  律師預約后,公安機關將于第二個工作日向律師反饋預約情況。預約確認后,律師在約定時間到達派出所辦理會見登記時,需提交律師執業證、身份證、律師事務所證明、委托書或法律援助公函,以及第一次會見時看守所出具的《律師遠程視頻會見告知單》。

  律師遠程視頻會見時,可以帶一名律師助理協助會見。律師助理需提交律師事務所證明和本人律師執業證或申請律師執業人員實習證。

  律師使用遠程視頻會見系統會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時,公安機關將關閉錄音、監聽設備,且不派員在場,確保律師遠程視頻會見不被監聽。律師應當在規定時間內完成遠程視頻會見,并遵守法律、法規、執業紀律及公安機關執法辦案場所安全管理有關規定。律師認為公安機關違反法律規定,侵犯律師執業權利的,可依法依規向有關部門反映、投訴。

  未來將在北京全市范圍推行

  律師遠程視頻會見是北京警方針對律師會見需求日益增大,看守所會見室及警力有限等客觀現狀推出的新舉措,是對看守所會見方式的有益補充。律師既可以選擇看守所會見,也可以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選擇遠程視頻會見。

  據北京市公安局法制總隊相關負責人介紹,2019年1月1日起,首批開始推行律師遠程視頻會見的是已經完成了遠程視頻會見系統建設的東城、西城、海淀三個公安分局。

  下一步,北京市公安局將會積極推動各分局,加快遠程視頻會見系統建設,并將隨著系統建設進程,不斷擴大律師遠程視頻會見范圍,力爭早日在全市范圍實現律師遠程視頻會見。

  該負責人還表示,目前律師遠程視頻會見是一項創新舉措和新生事物,還需要一個軟硬件投入和磨合完善的過程,希望廣大律師與公安機關相互理解、相互配合,共同遵守各項規定,讓律師會見工作更加暢通高效,共同攜手為律師提供更好的會見體驗。 文/本報記者 張香梅

2.北京明年起律師可遠程會見嫌疑人

吉大回應叫醒服務

  福建泉港碳九泄漏:官方將出臺理賠方案,正解決廠居混雜難題

  澎湃新聞記者 李珣

  11月13日,在碳九泄漏事件發生十天后,泉州市泉港區肖厝村海灣內的油污已漸漸消散,馬達聲轟鳴的海面上,被打撈起的暗黑色泡沫和穿梭往來的工作船,向人們訴說著那場突如其來的環境災難。

  這起被官方認定為安全生產責任事故的環境污染事件發生于11月4日凌晨,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執行碳九裝船作業時,碼頭連接海域軟管處發生碳九泄漏,直接影響海域面積約0.6平方公里,致使約300畝網箱養殖區受損。

  “會還大家一個真相和結果。”11月14日,泉港區相關官方人士就此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在完成油污清理工作后,目前的重點為責任認定和賠償損失,相關工作正在進行中。

  上述官方人士表示,福建省海洋與漁業部門正調查漁排養殖戶損失情況,泉港區地方政府按一個網格1000元標準,先期安排應急周轉資金550萬元,隨著責任認定和事故調查工作的推進,將會有進一步的理賠方案出臺。

  半夜泄漏

  對于34歲的漁排養殖戶肖明山而言,11月4日那個原本平靜的夜晚裹挾著突?:途ざ?。

  那一晚,肖明山為了照顧孩子沒有住在漁排上。凌晨三點多,肖明山被嗆鼻的異味熏醒,他起初以為是電器著火,隨后又懷疑是鄰近村子的化工廠排污,關上門后他再度睡去。

  “我爸五點多下到漁排上看,給我打電話說整個村的漁排都沉了一大半。”說起那晚的事情,肖明山的嗓音略帶沙啞。

  匆忙穿上衣服,肖明山駕上小船來到漁排上,發現海面已被涂上了層層黃褐色的油污,年逾六旬的父親正彎著腰,用水瓢和桶把油污推走。

  “我馬上打環保局電話,對方說已經接到舉報,正安排人員趕過來。”肖明山說。

  肖明山家的68個網箱中,已有三分之一網箱的泡沫被油污腐蝕,看著沉入水中的漁排,肖明山當時拿起高壓水槍對著油污沖刷,不久后他才發現這種油污嗆眼睛。

  天漸漸亮了,現場交織著哭喊聲和馬達聲,很多漁民都在搶救自家的漁排。

  肖明山一直在漁排上忙活到11月4日中午,“我中午十二點才知道是‘碳九’,當時不知道有什么危害,我老婆上網一查說有毒,讓我趕緊上來。”

  上岸站定后,肖明山才發現,自己的眼睛鼻子都有些難受,年邁的父親還感到頭疼,“父親擔心漁排一直不肯去醫院”。

  肖明山的叔母肖萍在肖厝村上經營著一家海鮮館。與肖明山相比,肖萍的身體反應更大,在半夜被碳九散發的味道熏醒后,肖萍便再也無法安睡。

  堅持到了上午9時,感到喉嚨痛和頭暈的肖萍被兒子肖明川攙扶著去了家旁邊的診所,隨后被診所建議轉到泉港醫院醫治,而肖明川在此時才知道是東港石化出事了。

  “要吃十來天的藥,不吃就頭暈。”肖萍對澎湃新聞說,事發后自己除了身體不適外,更為自家海鮮館慘淡的生意而焦慮,自碳九泄漏事件發生后,平日人來人往的海鮮館便再無一單生意。

  而在肖萍與不適和焦慮相伴的這些天,肖明山與父親則繼續拯救自家的漁排,他們和政府人員一道用吸油氈在海上吸取油污,一直到11月7日。

  來自官方的幾則通報更為宏觀的勾勒出這起災難的輪廓。

  福建省生態環境廳于11月8日發布消息稱,11月3日16時左右,“天桐1”號油輪靠泊東港石化公司碼頭;19時20分左右,開始從東港石化碼頭輸油管道進行工業用裂解碳九的裝船作業;11月4日0時51分,輸油管出現跳管現象;凌晨1時13分,東港石化碼頭作業人員發現裝船過程中發生工業用裂解碳九化學品泄漏。

  泉州市泉港區政府11月14日通報稱,泉州市初步認定,該事件為一起安全生產責任事故引發的環境污染事件,直接影響海域面積約0.6平方公里,約300畝網箱養殖區受損。

  通報表示,至14日17時,事發海域已累計完成漁排油污清理6615格(總計6713格,其中有98格未受污染)。至此,吸附在漁排上的油污清理任務已全部完成。

  而前往醫院醫治的肖萍也并非孤例。上述官方通報稱,事故發生后,共有53名疑似接觸碳九的患者陸續到泉港區醫院就診,其中11人住院留觀。至14日17時,住院留觀的患者還剩下2名。

  但對于肖明山、肖萍而言,這場災難的影響還遠未結束。

  賠償認定

  11月14日,晴空之下,肖厝村海灣內,很多漁民正在自家的漁排上更換受損的泡沫,清理網箱。

  一位正在漁排上忙碌的村民向澎湃新聞展示了自己枯槁的雙手,他身旁的水桶內仍有此前被舀起的黃色碳九油污,黏稠如油漆狀的油污散發出刺激性味道。

  “網箱里的魚大部分還在,但是賣不出去了,希望東港石化能回購這些魚。”上述村民對澎湃新聞說,自己打理著上百個網箱,損失估計有三百萬元,眼下最著急的是如何補償巨大的經濟損失。

  肖明山養殖著紅古魚、鱸魚等,他估算自家的直接損失為十多萬元,加上賣不出去的魚的價值,總體損失超過百萬。他認為自己損失在肖厝村上百戶養殖戶中還僅為中等水平。

  自記事起,海面上飄蕩的漁排便與肖明山的記憶相連,從父親到自己,經營漁排的歷史已有28年之久。

  大海給予了這個閩南漁村豐厚的饋贈。人多地少的肖厝村幾無耕地,8000多名村民們世代靠海吃海,除了經營漁排養殖外,其他村民們或成為海產品經銷商,或經營海鮮館。

  包括肖明山在內的眾多村民經營漁排的歷史都有數十年之久,漁排的生產周期通常長達兩到四年,從開漁期到年底,每月的魚飼料費用常需一二十萬元。優良的海鮮品質吸引著眾多泉州、廈門、莆田等外地食客。

  但自碳九泄漏事件后,沒有人敢買肖厝村的海產品了。

  肖萍告訴澎湃新聞,往常自己的海鮮館每天要忙碌到午夜才會收攤,每月有一二十萬元的收入,但11月4號之后便一單生意也沒有了。

  澎湃新聞在肖厝村走訪發現,海鮮館基本都已暫停營業,村子內顯出一股蕭瑟氣息,村民們連日來聚集在緊鄰漁排的肖厝村防汛渡船碼頭,反映索賠訴求。

  “會還大家一個真相和結果。”11月14日,泉港區相關官方人士就此對澎湃新聞表示,在油污基本清理完成后,此事目前的重點為責任認定和賠償損失。

  上述官方人士對澎湃新聞說,目前環境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正開展東港石化碳九泄漏事件生態環境影響評價工作,泉州市政府成立了由市安監局、公安局、環保局、湄洲灣港口管理局、總工會、監察委、檢察院等單位組成的事故調查組。

  針對事故調查進展的詢問,上述官方人士表示由于調查還在進行中,具體信息暫不便透露。

  而在損失賠償方面,上述官方人士表示,福建省海洋與漁業部門正調查漁排養殖戶損失情況,泉港區地方政府按一個網格1000元標準,先期安排應急周轉資金550萬元,隨著責任認定和事故調查工作的推進,將會有進一步的理賠方案出臺。

  對此,肖明山對澎湃新聞說,11月13日福建省海洋與漁業部門已經聯系他開展生產損失調查,但除了眼前的損失外,他更擔心肖厝村海鮮的優良聲譽就此受損。

  刑拘7人

  肖厝村村民經營漁排的海域向南兩百米,便是此次發生碳九泄漏事件的東港石化碼頭,與之僅一街之隔的事故責任方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如今一片沉寂。

  在事故發生后的11月4日,一份蓋有東港石化公司公章的承諾書在社交媒體上流傳,承諾書中稱,東港石化對碳九泄漏事件給肖厝村造成的嚴重影響表示歉意,并將嚴格依照最終事故調查報告,承擔其責任范圍內的所有損失賠償義務。

  但自此之后,東港石化公司便再無更多聲音。

  11月12日,澎湃新聞記者試圖進入廠區采訪未果。泉港區相關官方人士對澎湃新聞說,上述東港石化承諾書屬實,目前東港石化已經停工。

  據泉港區政府11月14日通報,公安部門以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刑事拘留3名東港石化公司人員、4名“天桐1號”油輪人員。

  一位泉港區官方人士對澎湃新聞表示,東港石化實際上是今年剛獲批經營碳九業務,其個人認為此事暴露出企業在安全管理上存在漏洞。

  泉港石化工業園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對澎湃新聞說,東港石化為碼頭倉儲企業,碳九業務是根據市場需要布局的,企業根據安全和環保要求進行申報并獲得了資質。

  “化工產業是可控的,環保、安監措施到位是可以發展的,但該管理不管理,該投入不投入,就會產生問題。”泉港石化工業園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說。

  據福建省生態環境廳11月10日通報,此次泄漏的物質為工業裂解碳九,急性毒性與汽油相當,對人體皮膚、眼睛和呼吸道具有刺激性,如果長期或反復的皮膚接觸,接觸部位會發紅、腫脹,但短時間接觸對人體一般傷害不大。

  國家城市環境污染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彭應登就此評述稱,裂解碳九揮發在空氣中對人體的危害不是太嚴重。裂解碳九污染通過水產品的累積后具有一定的食物鏈毒性,人誤食后會產生一定不適,在正常的水文條件下,近海污染的影響應該會持續至少1到2個月。

  對于肖明川、肖明山等村民而言,突然而至的碳九泄漏及其所帶來的影響令人始料未及,其腦海中對化工廠相對模糊的認識變得具體起來。

  “化工廠建了,以前都不懂,我們文化水平不高,沒想到這次有這么大污染。”肖明山對澎湃新聞說。

  前述泉港石化工業園區管委會負責人就此對澎湃新聞表示,石化工業園有嚴格的準入制度,“如果是落后產能,國家限制和禁止目錄中的項目,我們不會讓這樣的企業進入。”

  對于外界質疑的化工廠污染直排情況,上述負責人對澎湃新聞說:“不可能存在直接排污的情況。如果污染嚴重的話,泉港水產品的質量肯定就不行了,還怎么養鮑魚呢。”

  搬遷計劃

  位于閩中南沿海的泉州市泉港區,地處湄洲灣南岸,水深港闊,不淤不凍。

  天然條件良好的港灣為無數像肖明川一樣的當地漁民帶來了自然的饋贈,也為當地石化產業的發展提供了基礎。

  在肖明川等當地漁民的記憶中,三十年前的肖厝村周圍都是片片水塘和耕地。

  如今,站立在肖厝村古色古香的村口牌坊下,比鄰而居的東港石化與之僅一街之隔,在泉港區東北角的石化產業聚集區,各種廠房、管道和居民區犬牙交錯。

  而伴隨此次碳九泄漏事件,泉港當地正醞釀實施中的石化工業園區安全控制區搬遷工作也再度受到關注。

  泉港石化工業園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向澎湃新聞介紹,泉港的工業化進程始于1989年福建煉油廠的建設,伴隨250萬噸煉油廠于1993年建成投產,福建終結了從外省買油的歷史。

  “因為這么一個煉油廠,才得到發展。泉港當時還是一個小漁村,是屬于泉州市惠北縣下轄的比較貧困的四個鄉鎮。”上述負責人對澎湃新聞說,煉油廠隨后多次擴建并成為當地龍頭企業,圍繞其形成的大量下游企業成為一條產業鏈,石化工業逐步成為泉港地區的支柱產業。

  泉港石化工業區是2007年9月福建省政府批準的湄洲灣石化基地先導區,并連續多年躋身“中國化工園區20強”。

  泉港石化工業園區管委會相關上述負責人對澎湃新聞說,如今廠居混雜的境況便是快速工業化帶來的遺留問題,“先有企業,后有園區,當時選址優先考慮企業落戶,80年代的環保意識也沒有那么足。”

  據福建省政府批準實施的《(福建省湄洲灣石化基地發展規劃修編(2011—2020))要求,石化基地規劃邊界外550米內將設置安全控制區,泉港區政府現已經對安全控制區區域內的房屋進行征遷,搬遷將采取逐步逐批的方式完成。

  依據泉港區規劃,到2020年,涉及17個行政村、5萬多人的泉港石化安全控制區項目拆遷要全面完成。

  肖厝村中生活在東港石化周圍的部分村民也在搬遷之列。

  多位需要搬遷的村民對澎湃新聞表示,現有補償標準為一平方米2000多元現金加上1810元房票,由于村民們認為補償不高,大多不愿搬遷。

  “自己的地建自己的房子住著多舒服。我蓋三層,一層開酒樓,二三層自己住。”肖明山家需要搬遷,但在他看來,搬遷之后除擔憂現有謀生方式被改變之外,傳統大家庭相處一室的宗族傳統也將被打破。

  對此,泉港官方人士對澎湃新聞表示,上述補償標準實際上與泉港城區的商品房均價相當,村莊搬遷后的地塊將規劃為綠化用地,實施搬遷計劃是產城融合發展理念的體現,對于村民反映的相關問題,將進一步研究解決。

  上述官方人士表示,目前搬遷工作的首要困難便是資金缺口,所需的300億資金全部為銀行貸款,泉港依靠相對發達的石化產業每年上交超百億的國稅和海關稅收,但地方財政僅有三十多億,目前當地正向省市積極爭取資金。

  “搬遷做了一整套方案,有的移民小區就在海邊。人社局也在做方案,將啟動一些就業培訓,提供各種崗位的信息。”泉港相關官方人士說。

  伴隨碳九泄漏事件的濁浪遠去,這些混居于化工企業之間的閩南漁村,卻將面對一個更長遠的難題。

來源:www.shengshiwuliu.com  責編:dnf新聞中心
V9娱乐彩票 陈巴尔虎旗 | 军事 | 习水县 | 台中县 | 台北县 | 神池县 | 泾阳县 | 盐边县 | 清流县 | 满洲里市 | 曲阜市 | 樟树市 | 玛曲县 | 松溪县 | 项城市 | 水富县 | 前郭尔 | 阜平县 | 梨树县 | 兴宁市 | 格尔木市 | 波密县 | 炉霍县 | 四会市 | 怀远县 | 保定市 | 全州县 | 色达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靖西县 | 车险 | 西贡区 | 平湖市 | 黑水县 | 安康市 | 宁晋县 | 寻甸 | 平南县 | 儋州市 | 婺源县 | 普陀区 | 平谷区 | 临沧市 | 漳浦县 | 大关县 | 衡水市 | 枝江市 | 边坝县 | 迁安市 | 莱西市 | 临武县 | 临桂县 | 新丰县 | 阳谷县 | 肥西县 | 朝阳市 | 通州区 | 凤翔县 | 钟祥市 | 巨鹿县 | 鹤峰县 | 阿拉尔市 | 土默特右旗 | 丰台区 | 建湖县 | 定安县 | 如东县 | 金沙县 | 类乌齐县 | 龙州县 | 花垣县 | 隆子县 | 苗栗县 | 丰台区 | 涪陵区 | 安远县 | 定襄县 | 富平县 | 兰溪市 | 佛教 | 深泽县 | 乌什县 | 萝北县 | 油尖旺区 | 屏边 | 麻江县 | 陕西省 | 渭源县 | 丁青县 | 壤塘县 | 汉川市 | 封丘县 | 松原市 | 青海省 | 庐江县 | 惠安县 | 伊吾县 | 惠来县 | 亚东县 | 常熟市 | 咸宁市 | 西吉县 | 青铜峡市 | 兴和县 | 浦东新区 | 绥化市 | 苏州市 | 永康市 | 无极县 | 伊宁市 | 威海市 | 萍乡市 | 图木舒克市 | 哈巴河县 | 呼和浩特市 | 清苑县 | 汝城县 | 红桥区 | 托克托县 | 遂溪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海盐县 | 遂川县 | 应城市 | 乐陵市 | 平舆县 | 庆安县 | 龙南县 | 桓台县 | 淮安市 | 万山特区 | 信阳市 | 繁峙县 | 峨眉山市 | 和田市 | 鄢陵县 | 昌都县 | 肥乡县 | 怀仁县 | 建始县 | 南澳县 | 荥阳市 | 雅江县 | 卓尼县 | 南川市 | 呈贡县 | 洱源县 | 饶平县 | 大石桥市 | 德昌县 | 翁牛特旗 | 晴隆县 | 万荣县 | 太康县 | 合川市 | 安多县 | 马公市 | 渭南市 | 阿图什市 | 玉田县 | 体育 | 祁阳县 | 商丘市 | 巴林左旗 | 拉孜县 | 菏泽市 | 塔城市 | 广东省 | 西贡区 | 广饶县 | 会泽县 | 巨鹿县 | 新民市 | 铜山县 | 海门市 | 河源市 | 宣恩县 | 苍梧县 | 老河口市 | 德州市 | 舟山市 | 黔南 | 青阳县 | 张北县 | 惠水县 | 三门县 | 德江县 | 四子王旗 | 公安县 | 册亨县 | 天镇县 | 永新县 | 湘潭市 | 广宁县 | 马尔康县 | 洛川县 | 蓝田县 | 灵川县 | 临武县 | 淮安市 | 峨边 | 南昌县 | 晋州市 | 宣恩县 | 故城县 | 新丰县 | 新源县 | 芜湖县 | 凌云县 | 留坝县 | 曲阳县 | 峡江县 | 邵阳市 | 建阳市 | 双城市 | 清苑县 | 宁强县 | 中牟县 | 沙河市 | 田林县 | 大港区 | 许昌市 | 唐海县 | 信阳市 | 华亭县 | 抚宁县 | 耒阳市 | 大邑县 | 扎囊县 | 通渭县 | 科技 | 乐东 | 谢通门县 | 临高县 | 拉孜县 | 汶川县 | 平阴县 | 永济市 | 南充市 | 砀山县 | 富宁县 | 乌兰浩特市 | 华蓥市 | 屯留县 | 浦东新区 | 新乡市 | 平塘县 | 甘肃省 | 英吉沙县 | 鄯善县 | 长宁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