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產疫區陸續解禁 山東生豬價格繼續回升;曹園,究竟是個什么園?;

發稿時間:2019-8-18

1.主產疫區陸續解禁 山東生豬價格繼續回升

馮紹峰方否認離婚

  山東生豬價格繼續回升  

  新華社濟南1月19日電(記者葉婧)山東省畜牧獸醫信息中心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1月7日至1月13日,山東生豬價格繼續回升。業內人士認為,雖然近期生豬價格仍有下行壓力,但春節之后生豬供應局面或將趨于緊張,為價格提供上行動力。

  據山東省畜牧獸醫信息中心對全省26個集貿市場價格定點監測,1月7日至1月13日,山東生豬價格為12.96元/公斤,同比下跌15.13%,環比回升0.15%;豬肉價格為22.41元/公斤,同比下跌14.76%,環比下跌0.31%。豬糧比價為6.65:1,同比下跌23.39%,環比回升0.15%。

  山東省畜牧獸醫信息中心高級畜牧師胡智勝認為,當前豬價略有上漲,是1月初規模場出欄計劃偏少,提價出欄意愿明顯以及屠企開始備貨共同導致的。但隨著主產疫區陸續解禁,生豬跨市及豬肉跨省調運逐漸恢復,多地集中出欄的行為較為明顯,生豬價格存在一定的下行壓力。

  專家預計,近一段時間的集中出欄,或將導致春節之后生豬供應局面趨向緊張,屆時可為生豬價格提供上行動力。

2.主產疫區陸續解禁 山東生豬價格繼續回升

小婦人預告

  節目導視:

  解說:

  2005年開建,總投資上億元。牡丹江“曹園”的神秘面紗,今天終被揭開。

  解說:

  昨天早上媒體報道,晚上省委書記批示,今天調查組開通氣會拖了十年的違建,終將被嚴肅處理。

  解說:

  《新聞1+1》今日繼續關注:曹園,究竟是個什么園?

  董倩:

  晚上好,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昨天我們的節目關注了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建在國有林地上的曹園,那么今天上午在調查組和媒體記者反復敲門下這扇神秘的大門終于打開了。我們可以看幾張照片記者拍攝的,亭臺樓閣都有,而且是比較精美的這種中國古典建筑。那么具體的情況我們接下來通過記者拍攝的短片來了解。

  央視記者劉海樵:

  我們現在就已經進入到了曹園的內部,大家請看我右手邊,這就是一棟仿古式的建筑,像這樣大面積的仿古建筑在曹園內部到處都可以看到。或者像我左手邊這一棟這是一個大概三棟高仿古的樓,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樓都是建在山林中間,被樹林環抱著,像這樣的建筑它到底合法嗎?這些建筑是否存在著非法侵占林地的這個情況呢?

  解說:

  記者進入到曹園的第一感覺就是大,從進大門開始記者走了五分多鐘才看到了遠處的仿古建筑群,正如曹園在自己網站上介紹的那樣,里面有三園一館,即園門園、文昌院、楓樹園、博物館,平臺樓閣長廊牌樓龐大的仿古建筑群,其規模令人瞠目結舌。

  牡丹江市自然資源局監查員韓秀峰:

  2015年我們是根據國家下發的土地衛片發現這里有違法占地,當時就是這一塊,就是這個樓。眼前這個樓整個都是。

  記者:

  大概面積是多大?

  A:

  當時這個面積有兩千多平方米。

  解說:

  令記者關注的還有位于曹園邊緣位置的小型水庫,據了解這片水庫原本是一個自然小池塘經過人工改造后變吃如今的小水庫。

  牡丹江市水務局局長王曉巖:

  據我了解情況這是一個小二型水庫,就是在100萬立方以下,定為小二型水庫。

  記者:

  這個水庫什么時候建的?

  A:

  A:我了解這個情況就是10年,當時工程質量工程設計都沒有按照標準,12年的時候水務局知道這個事了,同時因為消險加固這個工程14年申報、15年批復在16年開始竣工。

  解說:

  調查組在今天進入曹園之后根據他們在現場初步目測曹園違法建設面積比之前三次行政處罰的面積有所增加,一位曾經到過曹園的執法人員介紹,他們前兩次來執法都是吃了閉門羹,第三次托了熟人才得以進入曹園。

  牡丹江市自然資源局監查員劉雪松:

  當時我來的時候還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包括這個窗戶啥的都沒有,完了這個外墻沒有粉刷。

  記者:

  我看現在墻也刷了,窗戶也上了,而且都是新的窗戶,你來的查收以后馬上就下達這個處罰決定了嗎?

  A:

  我們調查期間是一個月,一個月之內下達的,從立案到處罰決定是一個月下達的。

  記者:

  在這個期間他們依然還在施工沒有停。

  A:

  當時我們的要求是要他立馬停止建設

  記者:

  你當時來的時候就已經讓他停止建設了。

  A:

  對。

  牡丹江市林業和草原局資源管理科王令軍:

  就是從我現在查的這個這些,是沒有經過林業部門審批的,是這樣的。

  記者:

  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

  王令軍:

  咱們現在這個位置好像在審批這個邊上的。

  記者:

  你的右手邊是審批的,你的左手邊應該就是沒審批的。這一側是嗎?

  王令軍:

  對。

  董倩:

  仔細看剛才的短片我們可以看到兩個細節,一個是今天上午調查組和媒體記者也不是說到了那人家就放他們進去了,而且敲了半個小時的門才讓他們進去,由此可見這個執法工作是多么的難!

  另外一個細節曾經進過這個園子一位調查組成員說他感覺比上次來多了東西了,這就意味著當三次行政處罰下來的時候讓他們拆不僅沒有拆還在建設中。我們接下來就聯線央視記者王海樵,你給我們介紹一下當你進入這個園區的時候是自然景觀多還是人為建筑多?

  央視記者王海樵:

  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自然景觀和大面積的仿古建筑,比例應該是自然景觀稍微多一點的。

  我來到這個園內第一個感覺就是它非常大,我們從大門進來的時候也是沿著小路走了五分多鐘才看到這個建筑群,這個建筑群小的有大概500多平方米,大的占地面積也達到了兩千多平米,而且都是建在山林當中,被樹木環繞,我和同行其他媒體記者還有一個共同的感受就是這些建筑不僅大,而且裝飾的十分精致,周邊還有各種各樣的雕塑以及工藝品,我們沿著山間的道路繼續往里面走的時候,因為我們知道這里原本是一座軍馬??,我們在路邊也看到了一座小型的馬??,同樣也是建在山林之中,而且馬場內還有兩匹馬。

  之后我們步行了大概近半個小時的時間,才看到了之前短片里提到的這個水庫,其中在沿途有零星的仿古建筑,足以說明整個曹園內的面積有多大,對于曹園是否是一個文化旅游的項目,我們也在曹園里面跟這個工作人員聊天的時候得知,目前這個曹園內部只有幾名保安和工作人員應該是有六七個人的樣子在看守。他告訴我們他來到曹園工作只有半年的時間,但是在這期間整個曹園從來沒有接待過任何人。

  董倩:

  這是你和一些媒體記者的感受,那么你有沒有關注到也是第一次進去調查組的成員他們第一次進去的感受是什么,他們的反映是什么?

  王海樵:

  我們和調查組是在今天早上9點左右到的曹園,我們進入到內部以后大部分接受我們采訪的調查組的成員,他們很多人都是第一次進入到這個曹園內部,其中也只有一個人就是在2018年對曹園進行行政處罰的自然資源監查局的監查人員給我們介紹,他當時在這個院內違建情況進行勘察的時候,他曾經來了三次,前兩次也是被門衛,以沒有接到通知為理由拒之門外,最后也是經過努力,才以調查員的身份進入到曹園內部,對這些違建進行現場勘察,目前整個牡丹江調查已經全面進入到曹園內部開展工作,但是由于這里面大部分人之前沒有來過,所以對于所有的違建和違法毀林占地的情況,他們需要重新的進行現場勘察。

  董倩:

  這件事情在昨天晚上經過媒體關注以后對他的關注調查也已經升級,我們來看一下在昨天晚上黑龍江省委批示要求省委省政府成立督察組,那么責令牡丹江市成立調查組,在今天國家自然資源部還有國家林草局也已經介入此事,那么在今天下午五點多的時候,牡丹江市委市政府專項調查組召開了這個事情的情況吹風會,那么這是相關的情況。

  另外我們也注意一下牡丹江市委市政府專項調查組的成員是市委書記和市長任組長,省里面的省委省政府的專項督察組是副省長任組長,我們接下來連線牡丹江曹園事件調查組的副組長牡丹江市副市長張維國。

  張市長您好您今天跟調查組第一次到了這個園子,當然只有短暫一天的時間,經過這一天的調查你們能夠坐實他違法違規的地方有哪些。

  牡丹江曹園事件調查組副組長牡丹江市副市長張維國:

  今天上午我們市委市政府的調查組全面進入了曹園進行現場勘驗測量,并且調取相關的內頁資料,因為是初步調查,目前看,作為一個個人投資的旅游項目,拿到了一些相關部門前期手續,但是土地和建設的手續一直沒有落實,所以現在看未批先建的問題可能是存在的,我們的國土部門多次下達了行政處罰的決定書,但是具體的違法面積和其他的一些違法違規的行為,我們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查。

  董倩:

  張市長剛才您說到未批先建是存在的,雖然我沒有到現??,但是從記者不管拍攝下來錄像還是照片來看,這個建筑應當說還是下了工夫的,很精美。而且是屬于建筑群。如果最后認定它是違法建筑的話,面對這些東西是怎么辦?是留還是拆?

  張市長:

  我們首先要是進行認真的核查,把違法的違規的合法的合規的,進行認真的區別,之后我們還要開專門的會議,對后續的處理進行認真的研究,本著依法依規有利于發展的這樣的一個原則,來研究他的具體的處理方式。

  董倩:

  張市長這是第一天過去了,那么從明天開始接下去你們的調查方向還有調查重點都會是是什么?

  張市長:

  我們下一步的調查主要還是從審批手續要進行全面的梳理,核查核實,第二個就是要對歷年來的衛星圖片資料的比對分析,來確認他是否存在這個毀林占地,是否存在其他的一些違法行為,對未批先建這樣行為的具體面積和數量也要進行精準的核實,確認。

  董倩:

  張市長當這件事情被記者曝光之后人們很自然關注一個問題,就是從2005年陸續開始建設,到現在如果倒退的話不止是十年,十多年的時間,相關部門在漫長的過程當中我們就說連行政處罰書都已經下達了三次,通過今天你們去園子里面有一位曾經到過那的調查組人員說前兩次根本進不去,人家都吃閉門羹,第三次是用了自己的關系,托了熟人才能進去這里面說明什么問題,為什么一個這么大的面積,這么大的排場的存在竟然十多年執法人員都進不去,你覺得是什么原因呢。

  張市長:

  這次我們省委省政府的督察組、市委市政府的調查組都安排了紀檢監察機關的介入,就是要對整個過程當中,部門監管不到位、不作為、亂作為、失職失查這樣的行為進行同步調查,對相關人員違法違紀的行為進行追責問責。

  同時也要對曹園違法違規的行為和人員進行依法依規的嚴肅處理。不管是什么原因,不管是什么人我們都會依法依規從嚴從重的處理,絕不姑息。

  董倩:

  謝謝張市長,謝謝您在調查組的第一天就接受我們的采訪,非常感謝。

  接下來我們關注,剛才我們看到了揭開面紗的曹園,今天我們同樣揭開面紗的還有曹園的主人,我們來看一下記者對他的采訪。

  (播放短片)

  記者:

  為什么這個地方不對外人開放呢?

  A:

  不是私人莊園,因為土地沒有完善,政府不讓我開,地沒有完善,開的話罰你。

  記者:

  接待過別人嗎?

  A:

  沒有,不接待。

  記者:

  從來不作接待?

  A:

  不作接待。除了我和比較好的熟人過來在這喝茶吃飯就是這個,別的沒有,沒有說像他們那樣接待、利潤從來的都沒有,我敢說一分錢都沒有過。

  解說:

  2018年,經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初步查實,曹園中地面建設和水面占地19公頃左右,遠超黑龍江省林業廳當時批復的2.76公頃的建設面積。

  記者:

  您到現在還堅持就是說你跟所有的建筑都不存在非法占用林地的情況嗎?

  A:

  不是非法占用林地,就是我沒超過2.7公頃我的房子面積。

  記者:

  我們今天在跟林業部門一起去的時候在他們拿出來這個規劃圖紙上面,里面有很多棟建筑都是,他們批給你的林地之外建的。

  A:

  就是說他批的這個地方,我沒在這個地方建,在這個地方建了,是不是。

  記者:

  對,批給你的地方也建了,但是在其他的地方也建了。

  A:

  我總共沒有那么大。

  記者:

  有一部分是取得林權證而且是林業部門批準了你可以在那建,你可以使用,但是有一部分就是有池塘的那一部分。

  A:

  怎么說呢,我認為我是從項目上考慮的,我修一個橋將來旅游觀摩的很好,但是從法律上面我是違規了違法了。我自己認為我沒有說損害環境破壞環境,我骨子里面都沒有這個想法。我以為這個項目挺好修小橋挺漂亮的,將來游客看看在水上溜達溜達。

  解說:

  2004年,曹波以其配偶的名義,從中牧集團牡丹江軍馬場獲得了該片國有林地的經營權,經營期限為70年,不可以改變林地用途。

  記者:

  整個園區里面的建筑有沒有存在毀林?

  A:

  沒有沒有。肯定沒有。

  記者:

  你現在還是不是堅持你所有的建筑物不管是樓還是各式各樣的建筑,都沒有存在違法或者說毀林或者說非法侵占林地的這個情況?

  A:

  還是以調查結果為主吧,相信調查組。

  解說:

  2005年,曹園開始建設施工,在至今的14年時間里,曾分別在2009年、2015年、2018年因為違建被下達過行政處罰決定書,并責令其自行拆除。但最終結果是,罰款交了,違建卻遲遲沒有被拆除?

  記者:

  為什么不執行?

  A:

  我就認為這個土地很快就能夠下來,我認為是簡單,但是實際上協調起來確實有個過程。

  記者:

  處罰以后是立刻停工了呢還是?

  A:

  停工了。

  記者:

  這個跟我們在現場了解的情況不太一樣?因為我們走過現場的話當時執法人員去的時候還沒有完工,等我們再去的時候他已經完工了,這個你怎么解釋?

  A:

  我們填了兩個月,三個月,沒有動靜我們在收尾。

  記者:

  明令要求你停工,有的地方要求你拆除?

  A:

  就是手續沒有完善。我就先把它做了,心急就想把下面做好,因為我就想說自己攢錢把文化園做好,獻給社會這是真的,十多年了一直是這個做法。

  董倩:

  怎么看待他剛才一系列的想法和說法。

  我們連線一位嘉賓,來自中央黨校政法部的楊小軍副主任,楊主任,剛才你聽到了這個曹波他在說了這么一番話,他說我從來我骨子里面就沒有這個想法說是要破壞環境,就是想修小橋挺漂亮的,將來在游客上面溜達溜達,我們無從去判斷他說這番話是為自己開脫,還是說他真的就是這么認為,但是我們可以假設一下我們假設他說的是真話,那么當他的這種想法已經越界了的時候,當然他不會認為是越界如果說的是真話的話,這個時候應該怎么樣及時的約束或者是制止他這種越界?

  中央黨校政法部的楊小軍:

  這樣看他越的界是越的大界還是越的小界,通俗的講就是這個意思從法律上面來講肯定是有違建的部分,至于是全部違建還是部分違建我們現在還不知道結果,比如說他是嚴重的越界違法,法律上有明確的規定,無法采用改正措施來消除影響,在這種情況下是必須全部是要拆除的。如果他不是這種情況,他批了一部分他又超了一部分,而超的這部分呢可以通過改正措施來消除,就是不影響規劃,比如說不影響自然保護區不影響森林,不影響自然生態,那么這種情況下是可以通過罰沒等其他手段來變通處理的,就看他屬于哪一種程度和哪種性質的越界。

  董倩:

  楊主任您看在整個過程中記者反復問過他這樣的問題,為什么相關部門讓你停了三次你卻一直第一你沒有拆,另外一個你也沒有停就是您怎么看已經干涉了但是沒有干涉到。就是他沒有管到他這個問題?

  楊主任:

  那就是執行措施不到位,按照規定和執行權限你既然做出了執行拆除的決定,如果當事人逾期不拆除行政機關應該做出強制拆除的決定,如果這個強制拆除的決定做出以后如果他逾期還不拆就要申請法院強拆,在法定期限之內,后面還有執行的相關措施在法律上面是門類齊全的,如果你不用所以這個事情就弄不成了。

  董倩:

  好非常感謝楊主任,因為時間的關系只能打斷你,現在調查組已經在調查,我們接下來去期待著調查組能夠給出清晰的結論。

來源:www.shengshiwuliu.com  責編:dnf新聞中心
V9娱乐彩票 龙岩市 | 永新县 | 樟树市 | 郸城县 | 什邡市 | 固原市 | 元氏县 | 嵊州市 | 义乌市 | 武安市 | 名山县 | 田林县 | 湛江市 | 濮阳县 | 库尔勒市 | 古交市 | 花莲市 | 罗山县 | 洛隆县 | 阿拉善左旗 | 富宁县 | 八宿县 | 会东县 | 凤冈县 | 吴川市 | 东乡县 | 静海县 | 乡宁县 | 叶城县 | 武冈市 | 抚松县 | 盐津县 | 象山县 | 雷州市 | 莫力 | 扶风县 | 浑源县 | 蒙城县 | 井冈山市 | 宁化县 | 晋江市 | 新河县 | 岫岩 | 哈尔滨市 | 乐至县 | 张家港市 | 四川省 | 明光市 | 青龙 | 若羌县 | 泰州市 | 奇台县 | 瑞金市 | 双牌县 | 韶关市 | 桑植县 | 衡阳市 | 壤塘县 | 四会市 | 南陵县 | 阳泉市 | 汉沽区 | 麦盖提县 | 商都县 | 靖州 | 清徐县 | 翁源县 | 麦盖提县 | 巴林右旗 | 无锡市 | 建始县 | 峨眉山市 | 钟祥市 | 商南县 | 崇文区 | 房山区 | 静乐县 | 岢岚县 | 横山县 | 南阳市 | 深州市 | 华亭县 | 山东省 | 晋宁县 | 富裕县 | 镇康县 | 高雄市 | 凤城市 | 南昌市 | 陆丰市 | 德昌县 | 广东省 | 淮滨县 | 宁都县 | 陵川县 | 鲁甸县 | 清新县 | 河源市 | 怀仁县 | 普宁市 | 泽州县 | 治县。 | 乐都县 | 齐齐哈尔市 | 吴旗县 | 丹东市 | 辉南县 | 乾安县 | 肇东市 | 华安县 | 敦化市 | 凉城县 | 阿荣旗 | 离岛区 | 玉林市 | 兴城市 | 元阳县 | 资溪县 | 澄城县 | 绥中县 | 天台县 | 沾益县 | 浪卡子县 | 宝鸡市 | 承德市 | 盐城市 | 新昌县 | 朝阳市 | 井陉县 | 云林县 | 资源县 | 栖霞市 | 长岭县 | 佛学 | 淅川县 | 乌兰县 | 高安市 | 定结县 | 宣武区 | 桦甸市 | 郧西县 | 理塘县 | 兴业县 | 平乐县 | 垫江县 | 崇信县 | 泸西县 | 安福县 | 城固县 | 英德市 | 故城县 | 柳州市 | 辛集市 | 锦屏县 | 五原县 | 闽清县 | 丹江口市 | 民丰县 | 顺平县 | 邢台县 | 邯郸市 | 克山县 | 涞水县 | 白银市 | 马龙县 | 贵港市 | 永定县 | 通辽市 | 稻城县 | 仪陇县 | 阿城市 | 资兴市 | 疏附县 | 章丘市 | 威信县 | 石泉县 | 津南区 | 芜湖市 | 上杭县 | 肇东市 | 句容市 | 大悟县 | 永吉县 | 汉中市 | 会昌县 | 临猗县 | 韶关市 | 印江 | 扶余县 | 额济纳旗 | 石门县 | 聂荣县 | 曲阜市 | 昌黎县 | 乌海市 | 邮箱 | 大化 | 澳门 | 颍上县 | 神农架林区 | 甘洛县 | 舞阳县 | 栾城县 | 年辖:市辖区 | 博客 | 昌都县 | 奉贤区 | 南雄市 | 吉木萨尔县 | 海口市 | 新竹县 | 浮山县 | 东乡县 | 嘉禾县 | 贵阳市 | 雅江县 | 北流市 | 越西县 | 保靖县 | 开鲁县 | 津南区 | 赤水市 | 蚌埠市 | 乌兰县 | 东山县 | 通渭县 | 怀宁县 | 佛冈县 | 宕昌县 | 额尔古纳市 | 洪雅县 | 香格里拉县 | 广昌县 | 平顶山市 | 冷水江市 | 佛冈县 | 海口市 | 桐柏县 | 湖州市 | 彰化市 | 连州市 | 凌源市 | 锦屏县 | 涿鹿县 | 莱州市 | 荥经县 | 饶阳县 | 抚松县 | 威海市 | 樟树市 | 嘉兴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