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梵高,可誰能記住他們? ;為了對付無人機 英國投巨資開發新武器;

發稿時間:2019-8-18

1.大家都知道梵高,可誰能記住他們?

內馬爾將加盟皇馬   100多年前的梵高,畫了1000幅畫但一張也沒賣掉。

  100多年后的深圳大芬村,靠臨摹梵高的畫,就可以養活全家老小。

這是一個有關創業的故事,有關繪畫產業鏈的故事,有關人性和人權的故事。
  這是一個有關創業的故事,有關繪畫產業鏈的故事,有關人性和人權的故事。

  這個故事來源于一部風靡一時的電影——《中國梵高》。

說到“中國梵高”,我們可能會想到被稱作“東方梵高”的石魯石公,或者與其藝術成就相差不多的畫家。總之你絕對不會想到,這四個字會用來形容中國的農民。
  說到“中國梵高”,我們可能會想到被稱作“東方梵高”的石魯石公,或者與其藝術成就相差不多的畫家。總之你絕對不會想到,這四個字會用來形容中國的農民。

  如果產量能衡量藝術,深圳大芬村大概是世界藝術氣息最濃厚的地方。這里數以萬計的畫工靠臨摹梵高的作品為生。

  《星空》,《向日葵》,《咖啡廳》,《自畫像》,這些我們耳熟能詳的作品就是他們臨摹最多的對象,這些畫大多被香港、韓國及歐美的經銷商訂走,出現在遙遠的大洋彼岸。

和我們想象中的畫家不同,他們沒有在充滿陽光的房間泡一壺茶,也沒有在舒緩的音樂中緩緩的提起筆細細的琢磨。
  和我們想象中的畫家不同,他們沒有在充滿陽光的房間泡一壺茶,也沒有在舒緩的音樂中緩緩的提起筆細細的琢磨。

  反之,他們在狹小陰暗擁擠嘈雜的房間里,用接近流水線的方式“生產”出一幅幅畫——顏色的使用不是隨機的創想,而是固定的模式,筆觸的韻味不是細致的思考,而是固化的模版。

  這里有一位稍有名氣的創業老板,20年的時間里畫了十萬幅梵高,他叫趙小勇。

1996年底,原本在陶瓷廠打工的趙小勇來到了大芬村,畫臨摹畫,成為了他謀生的一項技能。
  1996年底,原本在陶瓷廠打工的趙小勇來到了大芬村,畫臨摹畫,成為了他謀生的一項技能。

  金錢、速度、熱鬧,在鼎盛時期的大芬村,這三個詞是所有畫工們生活氛圍最真實的寫照。“像”,是他們這個行業最終極的追求。臨摹的贗品沒有自我發揮的權力。

  當藝術淪為養家糊口的工具,畫作便失去筆觸,無滋無味;當畫作只是產業,藝術便淪為浮名,矯情得讓人無感。沒有飯碗的夢,是白日夢。

  來自荷蘭的訂單,要在40天內完成800幅作品,最多的時候,甚至要在一個月內完成700幅。

像所有創業團隊一樣,趙小勇擁有自己的團隊,手下最多的時候有33位徒弟。他憑借這這門營生,在深圳和老家都買了房。
  像所有創業團隊一樣,趙小勇擁有自己的團隊,手下最多的時候有33位徒弟。他憑借這這門營生,在深圳和老家都買了房。

  他在這個行業里走的越來越遠,他對梵高的向往也就越來越深。他開始夢想到荷蘭的博物館去看一眼梵高的真跡。哪怕和老婆吵架,爭論,哪怕要花大價錢的機票,他也想去看一看他臨摹了幾十年的畫,到底像不像。

  趙小勇最終通過客戶來到了荷蘭,他見到了梵高的真跡——金色的麥田近看卻泛著灰,油彩沒有那么厚卻更有層次。他在畫作面前久久停留,背影拉得很長很長。

“顏色不一樣”,他只說了這么一句。
  “顏色不一樣”,他只說了這么一句。

  低端,失真,誤差,迷離,距離,無所遁處。

  他親眼見識了自己的作品在國外雖然能賣出幾十倍的高價,但只是在紀念品商店售賣,他去梵高的墓前點煙,絮絮叨叨的跟他說了很多心里話,他蹲在廣場邊從日出到日落,思考自己究竟能不能被稱為藝術家,作品究竟會不會被人真正欣賞。

  梵高和自己,竟然這么近卻又那么遠。

趙小勇開始質疑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事業,他在質疑中想到了原創。
  趙小勇開始質疑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事業,他在質疑中想到了原創。

  盡管臨摹產業不斷受到沖擊——金融危機,訂單暴跌,原料價格上浮,人力價格上浮,外省友商價格競爭……但對于趙小勇,對于大芬村來說,原創,依然是他們幾十年不敢想也不愿去想的事情。

  臨摹是市場和大眾對梵高的認可,臨摹能夠帶給他們金錢和利益的保障,但是原創呢?

  究竟是固守陳規還是勇敢變革?趙小勇回到大芬村后,在忐忑中,開始創作自己的原創作品。

他畫農村的留守老人,他畫鄉間的泥濘小路,他畫與他朝夕相處的畫室。他的筆觸不如臨摹時那么揮灑自如,色彩也遠不如臨摹時那么熱烈,甚至這些畫也并不能代替臨摹替他養家。
  他畫農村的留守老人,他畫鄉間的泥濘小路,他畫與他朝夕相處的畫室。他的筆觸不如臨摹時那么揮灑自如,色彩也遠不如臨摹時那么熱烈,甚至這些畫也并不能代替臨摹替他養家。

  但是這些都沒有那么重要了,他已經踏上了實現自我的征程。

  而他,也是大芬村8000多村民的縮影。

  從一個中國農民,到“中國梵高”,要走多遠的路。

  是臨摹到原創的距離,是迷茫度日與自我覺醒的距離,是20年甚至更久。

  盡管大芬村距離摘掉“山寨”的帽子,尋求自己全新的產業模式,在滿足市場的同時也能最大程度的實現自身勞動價值,完成脫胎換骨,還有一段漫長又曲折的路要走。

  但每個人,都有仰望星空的權力。

(圖源《中國梵高》電影)
(圖源《中國梵高》電影)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善緣街0號。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岳權利 HN152)

2.大家都知道梵高,可誰能記住他們?

洪都拉斯

參考消息網7月11日報道 美媒稱,英國為對付無人機和導彈研發新型激光武器。

美國《防務新聞》網站7月10日報道稱,英國國防部宣布,英國計劃投資1.62億美元研發3種定向能武器的驗證品,其中包括一種旨在摧毀無人機的武器。

英國國防部稱,他們已通知國防工業界,打算采購2款激光武器驗證品和一款射頻武器,以“發掘這項技術的潛力,并加快將其引入戰場”。

報道指出,英國希望在今年晚些時候啟動采購程序,并希望新系統能夠在2023年準備就緒,以便進行測試。

英國國防部發言人稱,現在談論其他時間表或確切的武器研發工作還為時過早。英國國防部發布聲明中稱,正在組建一個新的聯合項目辦公室,目前正在招募人員來管理該項目。

英海軍45型驅逐艦試射激光武器想象圖

報道稱,這些原型武器是英國國防部“新型武器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旨在測試和推廣創新型武器系統。這些新武器預計將在10年內部署至前線。

英國已在進行激光技術開發。2017年,一個工業財團獲得了投資3000萬英鎊、名為“龍火”的技術驗證項目。歐洲導彈集團、英國凱奈蒂克公司、英國航空航天系統公司、意大利萊昂納多公司及其他公司都參與了這個項目。

就英國國防部方面而言,其下屬的防務科技實驗所正在牽頭進行相關工作。“龍火”的初步試驗定于今年進行。

英國國防部發言人說,“龍火”項目旨在“評估這項技術的可行性,但新的研發工作將考慮諸如尺寸、功能以及如何在現有平臺上整合等問題”。

報道稱,這個新項目將包括2款高能激光技術驗證武器。一款搭載在艦船上,用于防空和水面防御;另一款類似武器搭載在陸地車輛上,用于短程防空和反偵察。

第3個武器項目是研發一種安裝在陸地車輛上的高能射頻武器,以對抗空中無人機和敵方行動。這種武器旨在擾亂和破壞敵方的電腦及電子設備。

【延伸閱讀】空中對峙!英軍“臺風”東歐攔截俄軍機

6月25日,英國皇家空軍先后兩次出動“臺風”戰斗機,攔截在愛沙尼亞附近空域飛行的俄空天軍戰機,其中包括蘇-27戰機及安-12運輸機。圖為英軍“臺風”戰機視角拍攝的俄軍蘇-27戰機,還開啟了機背減速板。

英軍“臺風”戰機對俄軍安-12運輸機進行伴飛監視。

在愛沙尼亞附近空域巡航的俄軍蘇-27戰機。

英軍“臺風”戰機拍攝俄軍安-12運輸機,圖中可見位于機尾的自衛炮塔。

另一角度拍攝的英軍“臺風”戰機監視俄軍運輸機照片。

(2019-07-01 08:38:39)

【延伸閱讀】開自行火炮上街!英網紅開戰車倫敦載客

近日,一位名叫喬什·皮爾特斯的英國網紅租借了一輛FV433型“院長”自行火炮,在倫敦街道上招搖過市,頗為搶眼。圖為從英國倫敦地標“大本鐘”附近試過的FV433自行火炮。

英國網紅租用“院長”自行火炮載客及從倫敦白金漢宮前經過動態圖。

網約車女用戶初次看到自行火炮上街,一臉懵圈。

此次故事的“主角”,FV433型“院長”(另譯“阿伯特”)105毫米自行榴彈炮是英國于二戰后研發的第一代自行火炮,于1958年研發,1961年制成首批12門樣炮,1965年正式投入服役。FV433以FV432裝甲運兵車為底盤,搭載一門37倍徑L13A1型105毫米線膛炮,采用半自動炮閂設計,其最大射速可達每分12發,發射高爆榴彈時,最大射程可達17.4千米。

盡管其作戰性能在當時屬于較先進水平,但由于155毫米口徑火炮很快普及,“院長”自行火炮并未得到更多發展機會。“院長”一直在英軍中服役至1995年才退役,后被更先進的AS90自行火炮所取代。圖為其105毫米主炮特寫照。

5 盡管在服役期間并未取得太多戰果,但“院長”自行火炮在退役后反而有更多出鏡率。在近日的這個推廣視頻中,英國網紅就駕駛這輛“院長”從著名的白金漢宮前駛過,引起眾人紛紛拿起手機拍照,頗為搶眼。

英國網紅駕駛“院長”自行火炮運載女用戶抵達目的地。

實際這次并非“院長”自行火炮首次開上倫敦街頭,2015年3月,一些英國民眾因不滿英國廣播公司(BBC)停播著名汽車節目《TOP Gear》,租借一輛“院長”開到BBC總部門前示威,也是頗具視覺沖擊力。

“院長”自行火炮經過英國議會大廈廣場。

在倫敦街頭行駛的“院長”自行火炮。

(2019-06-13 08:41:02)

(責任編輯: HN666)
來源:www.shengshiwuliu.com  責編:dnf新聞中心
V9娱乐彩票 巢湖市 | 澄江县 | 高碑店市 | 泸定县 | 余庆县 | 耒阳市 | 昭觉县 | 北安市 | 民县 | 荔波县 | 饶河县 | 武陟县 | 泊头市 | 汉川市 | 乳源 | 弥渡县 | 伊吾县 | 龙川县 | 绥化市 | 兴文县 | 增城市 | 漠河县 | 湘潭县 | 夏津县 | 资溪县 | 彩票 | 华池县 | 四子王旗 | 茶陵县 | 乐业县 | 佛坪县 | 翼城县 | 临猗县 | 盐边县 | 宜黄县 | 衡南县 | 富蕴县 | 翁牛特旗 | 柯坪县 | 蒙自县 | 荆门市 | 仙居县 | 鄯善县 | 陆丰市 | 台北县 | 益阳市 | 司法 | 资源县 | 阿图什市 | 浪卡子县 | 临澧县 | 郴州市 | 德化县 | 衡阳市 | 通河县 | 陇西县 | 简阳市 | 广州市 | 东阿县 | 永清县 | 怀远县 | 荔波县 | 景宁 | 察雅县 | 海淀区 | 五峰 | 东城区 | 蕲春县 | 佛冈县 | 钟山县 | 瑞昌市 | 正蓝旗 | 绥中县 | 朝阳区 | 什邡市 | 定远县 | 丹棱县 | 常州市 | 莒南县 | 勐海县 | 巩留县 | 芮城县 | 阿城市 | 阿城市 | 黑龙江省 | 徐闻县 | 邵东县 | 电白县 | 海城市 | 镇巴县 | 鱼台县 | 安康市 | 耒阳市 | 含山县 | 文山县 | 金寨县 | 富平县 | 虎林市 | 衡阳县 | 同仁县 | 庆阳市 | 高平市 | 永吉县 | 松溪县 | 双辽市 | 宽城 | 宜君县 | 惠水县 | 子长县 | 汉源县 | 阿拉尔市 | 赤壁市 | 余姚市 | 尉犁县 | 封丘县 | 潼关县 | 乌鲁木齐市 | 六枝特区 | 贡觉县 | 南涧 | 钟祥市 | 婺源县 | 温州市 | 兴和县 | 金沙县 | 崇义县 | 新河县 | 固安县 | 冕宁县 | 进贤县 | 静海县 | 醴陵市 | 胶南市 | 简阳市 | 望都县 | 宝山区 | 新河县 | 青河县 | 大足县 | 城固县 | 遵化市 | 丽江市 | 阳新县 | 安阳市 | 宝坻区 | 宁安市 | 包头市 | 景宁 | 大石桥市 | 利辛县 | 新密市 | 浦北县 | 丽江市 | 若羌县 | 涿鹿县 | 奈曼旗 | 通榆县 | 宁南县 | 白朗县 | 金川县 | 平乐县 | 尼玛县 | 长武县 | 西华县 | 靖州 | 巫溪县 | 浦县 | 麻江县 | 清流县 | 通道 | 山阴县 | 秀山 | 平泉县 | 凤冈县 | 泾川县 | 平南县 | 河北区 | 德格县 | 兴山县 | 秦皇岛市 | 中方县 | 宣武区 | 武城县 | 旬邑县 | 武义县 | 留坝县 | 青田县 | 忻城县 | 嘉善县 | 大庆市 | 闽清县 | 柳林县 | 宜兰市 | 堆龙德庆县 | 石景山区 | 昌都县 | 枝江市 | 永泰县 | 特克斯县 | 宜昌市 | 古交市 | 洛扎县 | 泗洪县 | 贵阳市 | 大城县 | 京山县 | 达州市 | 灵山县 | 儋州市 | 红安县 | 西昌市 | 什邡市 | 浦县 | 无为县 | 沽源县 | 汨罗市 | 凤城市 | 灵寿县 | 崇阳县 | 合阳县 | 鄂托克前旗 | 大石桥市 | 澄迈县 | 安国市 | 抚远县 | 五莲县 | 微山县 | 加查县 | 平南县 | 兴业县 | 民权县 | 邵阳市 | 莱芜市 | 柯坪县 | 莱芜市 | 敦化市 | 嘉鱼县 | 乳源 | 修水县 | 永年县 | 舞钢市 | 浦北县 | 昌都县 | 天祝 | 陆丰市 | 和政县 | 湟中县 | 嘉峪关市 | 叶城县 | 南宁市 | 苏尼特右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