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不愛生孩子”坐實 2018新生兒驟減200萬 男女失衡或致“3000多萬剩男”? ;奉化市場主體轉型升級面臨的困境及建議;

發稿時間:2019-8-18

1.“年輕人不愛生孩子”坐實 2018新生兒驟減200萬 男女失衡或致“3000多萬剩男”?

楊方旭被禁賽
本報記者 王佳昕 北京報道
本報記者 王佳昕 北京報道

  導讀

  與2017年相比,2018年出生人口大幅減少了200萬,且人口出生率、自然增長率均創下近幾十年來的新低。

  1月21日,2018年全年人口數據出臺,“年輕人不愛生孩子”的結論已被坐實。

  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年末中國大陸總人口(包括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現役軍人,不包括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和臺灣省以及海外華僑人數)逼近14億大關,達139538萬人,比上年末增加530萬人。全年出生人口1523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0.94‰;死亡人口993萬人,人口死亡率為7.13‰;人口自然增長率為3.81‰。

  與2017年相比,2018年出生人口大幅減少了200萬。

  此外,男性人口71351萬人,女性人口68187萬人,男性比女性多了3164萬人;16至59周歲的勞動年齡人口89729萬人,占總人口的64.3%,比2017年減少470萬人。

  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業內專家表示,2018年出生人口下降幅度超出預期,按照歷年幾十萬的出生人口波動來看,下降幅度非常大,新生兒大幅下降這一事件發生的時間點也比預期提前。而男女比例失衡會帶來婚姻擠壓問題,若想維持人口不衰減,我國需要生育更多。

  超預期的出生人口下降

  “如果回到放開全面二孩的2016年,誰也不會想到2018年出生人口下降到了1523萬。當時大家的預測是,二孩放開后出生人口的釋放要經歷四五年的時間,但沒想到2016年達到小高峰后,2017年即有所下降,2018年則下降得更快。”北京大學教授陸杰華告訴記者。

  數據顯示,近十幾年來,我國每年的出生人口基本維持在1600萬,波動幅度在幾十萬左右。2016年實行的全面二孩政策,使當年出生人口達1786萬,同比增加131萬,是2000年以來的頂峰。但2017年受一孩數量大幅下降的拖累,盡管全面二孩政策效果繼續顯現,但出生人口仍減少63萬,2018年則繼續減少200萬。

  人口學者、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特邀高級研究員黃文政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2016年做出的判斷是,2017年出生人口達到高峰,2018年開始下降,隨后快速萎縮。但目前來看,情況更不樂觀,因為2018年就大幅萎縮了200萬,比預計時間早了一年,下降幅度也超出預期。

  不僅是學者,出生人口的下降也同樣超出了有關部門的預計。黃文政表示,在原國家衛計委副主任王培安主編的《實施全面兩孩政策人口變動測算研究》一書中,曾預測了如果實施全面兩孩政策,2018年的高、中、低預測出生人口數分別為:2294.3、2188.6和2082.4萬人;若不實施全面兩孩政策,則2018年的出生人口為1724.8萬人。

  “2018年1523萬的實際出生人口比書中的低預測少了559.4萬人,比不實施全面兩孩政策的預測還少了201.8萬人。”黃文政說。

  記者統計發現,2018年的人口出生率是自1949年以來的最低值,比2017年減少1.49‰;自然增長率則是自1962年以來的新低,同比減少1.51‰。有專家預計,若趨勢持續,人口負增長拐點或將提前到來。

  黃文政預測,雖然2018年的出生人口大幅減少,但這將是未來100年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今后不可能再達到這個水平了。

  不過,出生人口數依舊大于死亡人口數,這讓我國總人口保持持續增長并逼近14億大關。

  出生人口下降是否意味著我國人口紅利消失了?1月21日,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表示,我國勞動力資源近9億人,就業人員7億多,受過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的高素質人才有1.7億,每年大學畢業生有800多萬。中國仍然具有巨大的人口數量和勞動力大軍,人口紅利仍然存在,勞動的參與率還在提高。

  男多女少加劇生育壓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人口性別結構方面,2018年總人口性別比為104.64(以女性為100),男性比女性多了3164萬人。這意味著,有3000多萬的男性面臨著“打光棍”的風險。

  陸杰華表示,目前尚未公布2018年的出生人口性別比,僅公布了總人口的性別比。近年來,出生人口性別比逐年下降,但仍高于正常水平,這會帶來婚姻擠壓問題,尤其是農村、偏遠地區,會存在大量的“剩男”。

  黃文政告訴記者,從長遠看,男多女少的局面,意味著中國若想維持人口不衰減,需要更高的生育水平。

  記者了解到,為了使生育率保持在人口世代更替水平(維持下一代人口與上一代數量持平,不增不減),需要總和生育率達到2.1,即每個婦女平均生育2.1個孩子。

  “受重男輕女觀念的影響,男多女少,許多男性找不到對象,這意味著我們需要生育更多,才能維持人口不衰減。”黃文政說。

  另外,人口老齡化程度持續加深。2018年60周歲及以上人口24949萬人,占總人口的17.9%,同比提升0.6%,其中65周歲及以上人口16658萬人,占總人口的11.9%。記者注意到,60周歲及以上人口占比創近年來新高。

  人口持續老齡化帶來了勞動年齡人口的減少,人口紅利雖然仍在,但正在衰減。事實上,早在2012年,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就出現了多年增長后的首次下降,2018年這一數字則同比減少了470萬。此外,2018年年末全國就業人員77586萬人,相比2017年末的77640萬人減少54萬,為最近多年的首次下降。

  黃文政認為,老齡化是大勢所趨,這將影響到養老金系統,財政和消費也會面臨壓力。

  據記者了解,目前東三省人口外流嚴重,生育率低,老齡化程度高,2016年東三省養老金結余均為負數。其中,2016年黑龍江的撫養比為1.3,全國最低,這意味著在黑龍江,平均每1.3個人就要撫養一個老人。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2.“年輕人不愛生孩子”坐實 2018新生兒驟減200萬 男女失衡或致“3000多萬剩男”?

關曉彤工作室聲明

  作為寧波最年輕的城區,奉化自2016年11月撤市設區以來,緊抓融入寧波主城區的歷史機遇,主動承接產業轉移,培育特色優勢產業,加快轄區企業轉型升級。先后出臺構筑一流發展環境的若干措施,建立企業梯度培育庫,開展“專精特新”專項培育,幫扶企業逐步做強做大。截至目前,轄區實現“個轉企”企業1486家、上規企業591家、上市企業10家。但受限于企業自身發展格局、制度設計缺陷及宏觀經濟形勢等多重因素,企業轉型升級之路仍荊棘叢生。本文僅立足市場監管職能,以奉化區“個轉企”工作推進為例,管中窺豹其中存在的問題,透過現象分析本質原因并提出相應建議。

  一、奉化區“個轉企”工作現狀 該區于2012年全面啟動 “個轉企”工作,并結合2015年起實施的“小微企業三年成長計劃”,推行個體工商戶承諾制稅務注銷,實行納稅事項清單管理制度,鼓勵經濟主體轉型升級,激發市場創業創新活力。前期,市場監管部門將油漆店、調劑商行、二手車中介等作為“個轉企”主要對象,現階段則以制造業為主、服務業為輔。截至2018年11月22日,全區共有1486家個體工商戶完成轉型升級,其中轉型為公司制企業516家、個人獨資企業965家,普通合伙企業5家。

  二、奉化區“個轉企”工作推進中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是主觀轉型意愿不強。該區現有個體工商戶40026家,轉企比例僅為3.7%,總體轉企意愿不強。調研中發現,多數經營者從事小成本低風險買賣,存在小富即安的保守思想,主觀上不愿做大做強;對不同市場主體所承擔的法律責任知之甚少,當被告知轉型為企業后只需承擔有限責任后,仍不甚在意。

  二是轉企質量參差不齊。轉企個體戶既有年經營額數百萬元的五金加工廠、采石??,也有年收入十幾萬元的電動自行車修理鋪、廢品回收站。從注冊資本看,注冊資本在10萬元及以下的有595家,注冊資本在100萬元(含)-999萬元的有256家,注冊資本1000萬元(含)以上的有8家;從行業類別看,主要集中在制造業、批發零售、花卉園藝種植三大行業,分別為332家、268家、119家,合計占“個轉企”數量的48.4%。

  三是轉企“壽命”不長。部分原規模偏小、發展潛力有限的個體工商戶轉企后,未能適應現代企業制度,經營不善導致破產或主動注銷企業。統計顯示,全區“個轉企”注銷企業435家,注銷率達29%。其中,轉型為公司制企業注銷的74家、轉型為個人獨資企業注銷的360家,轉型為普通合伙企業注銷1家,且轉型一年以內注銷的196家。

  三、制約“個轉企”的深層次原因剖析 一是轉企成本增加。通常情況下,轉型后企業經營成本會相應增加,首當其沖的便是稅收。如奉化一家年銷售額為40萬元的制造業個體工商戶,按定率征收方式,每年需要繳納4000元個人所得稅;若轉為公司制企業,核定利潤率為7%,在現有稅收優惠政策情況下,需要繳納2800元企業所得稅和2000元的個人所得稅。再如,一家月銷售額不超過3萬元的個體工商戶,可以免征個人所得稅和增值稅;若轉為公司制企業,則需繳納企業所得稅。其次是建賬成本增加,轉型后的企業要達到規范化管理要求,需聘請專職或者兼職會計建立會計賬冊,需增加人力資源、財務等成本。此外,如轉企涉及到房屋、車輛、商標等資產轉移,還需增加相應稅費和手續費。

  二是政策紅利吸引力不足。寧波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自2015年起在全市范圍內對轉型個人獨資企業、公司制企業的分別給予1500元、3000元補助,但該補助政策預計到今年底截止。稅務部門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減半征收企業所得稅的優惠政策,面向全部年應納稅所得額不超過100萬元的小型微利企業,并非“個轉企”企業。銀行信貸、五險一金等方面并未有實質性優惠舉措。算這筆“經濟賬”,以上優惠政策力度,不足以抵消轉企升級后多支出的費用。

  三是經營者自身素養欠高。個體工商戶的文化素養普遍不高,尤其在管理水平、法律意識、企業發展戰略等方面相對欠缺,限制了轉型后企業發展潛力,成為企業發展壯大過程中不容忽視的內在短板。比如,奉化區曾集中推動50家調劑商行 “個轉企”,然而部分經營者的經營模式和管理理念仍停留在個體工商戶階段,現如今僅剩21家企業尚在經營中。

  四、推進“個轉企”工作的幾點建議 一是因地制宜、集聚發展,有效引導產業換擋升級。根據奉化區個體工商戶行業結構特點,合理引導目前經營規模較大、具備一定發展潛力的行業“個轉企”,如重點動員江口街道的制造業、溪口鎮的旅游業、錦屏和岳林街道的建筑業以及部分連鎖經營單位等經營大戶,并深度挖掘文旅、商旅等第三產業,有效推進產業換擋升級。以布局合理、集約高效為原則,鼓勵并引導轉型升級的企業向各類產業集聚區和產業園區集聚,推進集約化發展。同時,加大宣傳力度,向經營者普及相關法律知識,使其充分認識到個體工商戶、個人獨資企業、合伙企業、公司制企業各自的法律責任、經營風險和權利義務,從而引導經營者根據自身情況做出適當選擇,切忌“一刀切”式地轉與不轉。

  二是公平稅負、優惠稅收,幫助經營者平穩健康發展。明顯的稅負差距,是影響“個轉企”推進工作的最大障礙之一。在省、市各級積極降本減負、大力優化營商環境的制度環境下,通過不定期查賬征稅方式,倒逼個體工商戶轉型升級,顯然不合時宜。稅務部門要采取合理方法,敦促引導經營規模較大的個體工商戶建立財務制度和財務賬冊,降低為少繳稅費而設立個體工商戶的可能性,減少征管漏洞,體現稅負公平。此外,可以探索在轉型后一定時期內保持與原個體工商戶時期相當的稅率不變,給予經營者適當緩沖期,以平穩度過轉企初期的經營難關。

  三是搭建平臺,把脈問診,暢通小微企業成長通道。強化轉企后的長效幫扶工作,以扎實推進新一輪“小微企業三年成長計劃”為契機,開展線上線下小微企業成長要素對接活動,實現政企銀同頻共振、同向發力。要高效運用 “小微加油”APP——官方在線資源配置平臺,促進小微需求與創新創意、社會資本、專業服務的有效對接。吸引銀行、律所、商標事務所等更多服務商入駐,營造良性競爭氛圍;聯合服務商出臺惠企新政,達成小微企業與服務商的雙贏。如今年6月入駐平臺的寧波浙成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首推 《小微企業創牌“1+X”專項扶持方案》,即為28家企業申請注冊商標83只,減免相應代理費2萬余元。同時,延伸線上活動,開展線下對接。通過服務商超市展覽、典型案例分享、面對面答疑等,實現線上線下有效互動。如今年10月,邀請國內氣動領域知名專家,舉辦的液壓氣動產業質量提升論壇;11月,召開的“小微加油”專題對接會,現場獲得3家銀行授信1.5億元。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來源:www.shengshiwuliu.com  責編:dnf新聞中心
V9娱乐彩票 若尔盖县 | 拉萨市 | 南通市 | 庆城县 | 宿州市 | 松潘县 | 阜新 | 永寿县 | 缙云县 | 新乡市 | 贵阳市 | 永寿县 | 延安市 | 姚安县 | 伊宁县 | 八宿县 | 临武县 | 阜阳市 | 延庆县 | 丹寨县 | 莱阳市 | 城固县 | 新巴尔虎右旗 | 永胜县 | 榆树市 | 眉山市 | 二连浩特市 | 察隅县 | 镇宁 | 全州县 | 拉萨市 | 两当县 | 乃东县 | 安仁县 | 德兴市 | 调兵山市 | 大渡口区 | 东城区 | 万山特区 | 通化市 | 吉隆县 | 张家港市 | 沈丘县 | 广平县 | 湘潭县 | 施秉县 | 志丹县 | 固安县 | 松江区 | 赣榆县 | 额尔古纳市 | 佳木斯市 | 亚东县 | 揭西县 | 广饶县 | 长子县 | 吴忠市 | 原阳县 | 榆林市 | 龙游县 | 陆良县 | 奈曼旗 | 广水市 | 峨眉山市 | 永川市 | 施秉县 | 酒泉市 | 阿图什市 | 清远市 | 武穴市 | 公安县 | 建德市 | 库尔勒市 | 枞阳县 | 唐山市 | 郁南县 | 景东 | 湟源县 | 武城县 | 丁青县 | 克拉玛依市 | 新沂市 | 太康县 | 揭阳市 | 旺苍县 | 小金县 | 岑溪市 | 郴州市 | 霍邱县 | 竹北市 | 恩平市 | 武宁县 | 定兴县 | 元阳县 | 湖南省 | 南开区 | 鹤峰县 | 共和县 | 藁城市 | 拜泉县 | 天门市 | 增城市 | 班戈县 | 遵化市 | 若羌县 | 那曲县 | 沙洋县 | 资溪县 | 鄂托克旗 | 两当县 | 营山县 | 常山县 | 陇南市 | 绥中县 | 四会市 | 磴口县 | 新丰县 | 昌宁县 | 黎城县 | 兰西县 | 临沭县 | 四川省 | 武功县 | 巴青县 | 礼泉县 | 屯昌县 | 德令哈市 | 竹北市 | 湟中县 | 双牌县 | 阿拉善左旗 | 四子王旗 | 乐至县 | 光泽县 | 古浪县 | 蒙阴县 | 灵武市 | 方山县 | 萍乡市 | 雅安市 | 怀柔区 | 晋中市 | 桐乡市 | 新野县 | 增城市 | 平江县 | 平江县 | 休宁县 | 来安县 | 太谷县 | 高陵县 | 襄城县 | 左云县 | 贵港市 | 武乡县 | 登封市 | 泽普县 | 大连市 | 扶沟县 | 吴堡县 | 东乌珠穆沁旗 | 许昌市 | 自贡市 | 靖远县 | 怀安县 | 岚皋县 | 永顺县 | 岳阳市 | 哈尔滨市 | 和田县 | 大竹县 | 泉州市 | 托克托县 | 重庆市 | 临邑县 | 木里 | 明水县 | 阳东县 | 姚安县 | 海淀区 | 铁力市 | 奉新县 | 漯河市 | 永顺县 | 大邑县 | 沈丘县 | 长宁区 | 扎赉特旗 | 临漳县 | 红河县 | 松阳县 | 深泽县 | 昭觉县 | 黎城县 | 封丘县 | 普安县 | 九龙城区 | 宣化县 | 辉县市 | 岳阳市 | 博罗县 | 济南市 | 青浦区 | 扶余县 | 永定县 | 东海县 | 邢台市 | 梧州市 | 开原市 | 石棉县 | 博兴县 | 青龙 | 洪泽县 | 盐源县 | 万荣县 | 临泉县 | 浏阳市 | 剑河县 | 卓尼县 | 和政县 | 谢通门县 | 志丹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榆树市 | 灵石县 | 尼勒克县 | 拉萨市 | 汤阴县 | 高清 | 湖北省 | 安泽县 | 丰顺县 | 板桥市 | 克东县 | 孝感市 | 盈江县 | 民和 | 河津市 | 琼海市 | 黑水县 | 白朗县 | 武定县 | 贞丰县 | 永兴县 | 苍山县 | 五大连池市 | 西丰县 | 平凉市 | 泸溪县 | 高碑店市 | 邻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