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早起打卡分錢”頻現陷阱;成都大熊貓基地產房驚險一幕 搶救新生大熊貓“潤九”;

發稿時間:2019-8-30

1.朋友圈“早起打卡分錢”頻現陷阱

限制14歲以下直播

  朋友圈“早起打卡分錢”頻現陷阱

  有嫌犯收到微信用戶打款后改后臺數據詐騙 還有公眾號被曝卷款跑路

一家“早起打卡”公眾號的頁面

“早起打卡”客服向北青報記者介紹如何“瓜分”金額

  重慶警方破獲“早起打卡”詐騙案,嫌犯指認現場

  近期,一種“早起打卡分錢”的活動,在微信朋友圈迅速走紅。用戶投入數十元至上萬元不等的金額后,在規定時段內登錄指定的微信公眾號打卡報到,一段時間后,打卡人可以按照投入金額的比重,瓜分未堅持打卡人的保證金;或通過分享個人二維碼,吸引新用戶加入,提取他們投入金額的一部分作為傭金。

  看似是監督用戶早起、“一邊養生一邊賺錢”的活動,實際上卻暗藏陷阱。最大的陷阱是有的平臺無故跑路,導致用戶投入的錢款直接受損;也有平臺以篡改后臺服務數據、減少打卡用戶分紅、瓜分用戶保證金的形式,實施詐騙。對此,法律專家提醒稱,在這種模式下,用戶投入的資金缺少第三方托管或監管,存在被“卷款跑路”的風險,因此,用戶應慎重投資,以免受損嚴重。

  事件

  打卡兩周遭遇平臺“卷款跑路”

  短短兩周,郭明(化名)損失了2000元。數目不大,但經歷蹊蹺。今年9月11日,他在自己關注的一個公眾號上看到一篇文章,里面提到“每天堅持早起打卡就能掙錢,投入越多掙得越多。”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郭明點進了文章后的公眾號,投了300元。5天之后,除本金外,收益了40元。客服人員告訴他,這40元來自那些“沒能堅持打卡的人”,按照(堅持者)投入金額的權重進行“瓜分”。

  之后,郭明將獲得的收益合在一起,再次投入了2000元。就在郭明每天堅持打卡,等著分錢時,9月25日,這個平臺“使用不了了”。“先是顯示‘系統維護中’,后來顯示這個公眾號‘涉嫌欺詐’,賬號已被停止使用”,與此同時,每次悉心回復問題的客服“也聯系不上了”。回過神來,郭明意識到這個平臺可能是“卷款跑路”了,而自己的錢也打了水漂。

  郭明的經歷并非個案。據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區分局通報,近期該局破獲了一起與“早起挑戰分錢”有關的特大網絡詐騙案。犯罪嫌疑人在收到微信用戶的挑戰金打款后,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通過篡改后臺服務數據、減少打卡用戶分紅、瓜分用戶保證金的形式實施詐騙。目前,當地警方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57名,查扣電腦20余臺、手機60余部、銀行卡30余張,凍結賬戶20余個,凍結涉案資金500余萬元。

  探訪

  “打卡分錢”類公眾號隱匿社交平臺

  盡管“早起打卡分錢”類的APP、微信公眾號頻被曝出卷款跑路的消息,但仍有公眾號“改頭換面”,隱匿在微信、QQ等社交平臺間。

  12月17日,北青報隨機檢索相關關鍵詞,發現多個可以參與“早起打卡分錢”的公眾號,還有的公眾號則隱藏在“早起挑戰打卡賺早飯”這類的軟文中,需要掃描二維碼后才會顯示。隨后,進入公眾號主頁,點擊“打卡挑戰”,可以投入30至10000元不等的金額,參與打卡。

  其中一家公眾號頁面顯示,當天共有1916人參與打卡,大家投入的總金額為326萬余元。客服人員介紹,用戶在平臺上有兩種收益方式:一是投入金額,堅持每天在早上6點至9點間打卡,6天后可按照投入金額的比重,瓜分未堅持打卡者的本金,“30元是最低檔的投入金額,平臺上投10萬、20萬元的用戶大有人在,投得越多,賺得越多。”。二是分享自己的二維碼,吸引新用戶加入,“通過你的分享碼進來的用戶,投了錢,你可以提成1%。”

  問及用戶投入的錢款,是否有第三方監管,客服人員避而不談,只稱“平臺是公司運營的,所有信息在網上都是可以查詢到的,各位用戶投入的挑戰金都是進入對公賬戶里面的,并不是到某個人手里面”。

  隨后,客服人員主動表示,用戶不用擔心“(平臺會卷款)跑路”的問題,“我們沒有跑了的必要,粉絲經營起來,接幾個廣告的收益會遠遠超出拿著這點錢去過擔驚受怕的日子。其次,真做了這樣的事,誰能跑得掉。最后除了把客戶資金一分不少地還給客戶,還得再去坐幾年牢,何必呢。”

  困境

  騙局受害者追討受損金額不容易

  12月17日,北青報記者聯系到多名疑似“早起打卡分錢”騙局的受害者,他們大多通過朋友分享,或自媒體廣告接觸到這類微信公眾號或APP,之后投入金額在上面“打卡”,后遭遇平臺“卷款跑路”,也有一部分人發現:自己使用的公眾號或APP偶爾會出現故障,因為不能堅持打卡,導致本金被強行扣光。其中一個有46人的受害者群,最多的受騙金額高達5萬元,最少的也有幾百元。

  發現平臺“卷款跑路”后,郭明反查自己線下轉款的接收方,鎖定了福州某網絡科技公司。9月26日,他將受騙的情況向福州市12345便民服務平臺反映。

  10月16日,福州市馬尾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回復稱,該局執法人員到該公司注冊的地址后無法與該公司取得聯系,已將該企業移入經營異常名錄,并將相關線索移交公安局。馬尾區經濟與信息化局進一步回復稱,涉事的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資,建議郭先生報案處理。

  10月17日,馬尾區公安局回復郭明:“無法退還保證金一事應由市場監督管理局介入調查,如屬于民事商業糾紛由消協調解,涉嫌違法經營由行政監管部門予以行政處罰,如最終調查發現涉及犯罪,公安機關將依法予以打擊。”

  直到12月17日,郭明的2000元保證金仍未追回。其他也有一些人的維權經歷類似。

  觀點

  缺少第三方監管 存被詐騙風險

  知名IT與知識產權律師、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研究員趙占領表示,目前來看,“早起打卡分錢”的模式比較新,“如果嚴格按照它公布的‘游戲規則’:用戶投入資金,然后打卡賺取傭金的模式,我個人認為,這種模式與組織賭博行為比較相似。”

  他解釋:“因為每個參與者需要支付一定費用,參與其中的目的也是為了分到錢。但是,能否分到錢以及分到多少錢,都存在不確定性。因此,參與者的行為帶有賭博的特點,公眾號的運營方則屬于組織者。當然,這種模式不同于傳統的賭博,能否認定為賭博,最終需要公安部門調查后認定。此外,它也帶有非法集資的部分特點。”

  趙占領表示,但從實際情況看,這些“早起打卡”的項目連“按規則運營”都沒做到,重慶警方調查的結果是“以篡改后臺服務數據、減少打卡用戶分紅、瓜分用戶保證金的形式實施詐騙”,而郭明等人遭遇到的是“平臺跑路”。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信息不透明,運營商與消費者之間信息不對稱,運營商如果偽造未打卡人數及金額,或者欺騙其他參與者,消費者很難及時知情。

  趙占領說:“因為信息不透明、不對稱,就給了平臺方‘暗箱操作’進行詐騙的機會。這種模式下,用戶投入的資金也沒有第三方托管或者監管,消費者不可能在平臺卷款跑路前有所預警。”

  回應

  微信:多個“早起打卡”公號被封號

  12月17日晚,北青報從微信團隊獲悉,經核實,“全民早起生活”、“昆山全民早起”、“早起健身打卡活動”等三個公眾號因涉嫌欺詐行為,已被封號處理。其余公眾號若經確認存在違規情況,微信公眾平臺將依照相應規范進行處理。

  騰訊方面表示,對于利用微信公眾平臺實施涉嫌欺詐、可疑服務或不誠信行為的情況,或發布任何涉嫌欺詐信息的賬號,一直依照《微信公眾平臺運營規范》進行打擊。同時,微信后臺也依據一定標準對文章進行審核評估。

  此外,平臺提醒,用戶若遇到此類欺詐行為,建議第一時間通過法律途徑,向戶籍地或涉嫌詐騙商戶所在地公安機關報案,騰訊將積極協助配合依法處理。

  文/本報記者 張雅 實習生 施世泉

2.朋友圈“早起打卡分錢”頻現陷阱

中星18號工作異常

  8月1日,天府早報記者從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獲悉,7月31日,該基地大熊貓“園潤”成功產下一只雌性大熊貓寶寶,然而,熊貓幼仔從嘴角到頸部,有一道頗長的傷痕,飼養員懷疑是“園潤”不斷嘗試抱起幼仔時劃傷的。發現情況后,基地專家團隊立即搶救。

  命懸一線 幼仔身上有一道長傷痕

  大熊貓“園潤”2012年8月25日出生于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此次產仔是“園潤”的首次產仔。7月31日上午10點24分,“園潤”破水,并于12點56分產下大熊貓寶寶。由于“園潤”是初次產仔,并且幼仔從產道出來并不是很順利,生產后的“園潤”面對幼仔時表現有些驚慌。

  見此狀,熊貓基地飼養團隊立刻將幼仔從“園潤”身邊取出,在進行各項檢查時,意外地發現,幼仔從嘴角到頸部,有一道頗長的傷痕,飼養員懷疑是“園潤”不斷嘗試抱起幼仔時,劃傷了幼仔。此時,熊貓基地飼養管理小組立刻通知獸醫團隊,實施治療。以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副主任、大熊貓專家王成東為首的專家團隊立即對“園潤”幼仔受傷情況進行了仔細觀察和研究,并決定為幼仔的傷痕進行縫合處理。

  縫合傷口 手術順利共縫九針

  手術過程中,每縫一針都要經過深思熟慮:在何處下針?又在何處起針?嘴角處的傷口,會不會影響進食?幼仔皮膚細嫩,縫合后,能否達到最佳的愈合效果?種種問題擺在面前,幼仔命懸于一線,專家們在整個縫合過程中如履薄冰,不敢有半絲松懈。所幸,傷口縫合手術非常順利,一共縫了九針。飼養和醫療團隊堅信,通過接下來的治療,幼仔的傷口一定會愈合并健康成長。為此,奶媽們特別給它取名為“潤九”,寓意健康長久。

  同時,考慮手術后的幼仔無法正常進食,基地飼養團隊通過各種嘗試,希望能夠幫助幼仔從“園潤”那里取到初乳,并通過人工進行喂食,避免幼仔再次受到傷害。然而,因大熊貓“園潤”沒有帶仔,這就給飼養員的取奶工作增加了難度,且危險性極高。

  盡管如此,飼養團隊依然沒有放棄,不斷進行嘗試,為“潤九”爭取更多的母乳。目前,熊貓基地已經對“潤九”展開了24小時監護。截至發稿前,“潤九”每兩小時就會表現出強烈的求食欲望,各項生理指標正常。

  ■天府早報記者周琴

來源:www.shengshiwuliu.com  責編:dnf新聞中心
V9娱乐彩票 个旧市 | 镶黄旗 | 静乐县 | 东莞市 | 临沂市 | 延长县 | 新河县 | 兰考县 | 金阳县 | 麻栗坡县 | 新野县 | 池州市 | 蓬安县 | 自贡市 | 宁津县 | 和平区 | 克拉玛依市 | 阜城县 | 宣武区 | 若尔盖县 | 沙河市 | 大邑县 | 凤山市 | 五原县 | 商丘市 | 汉中市 | 大城县 | 锡林郭勒盟 | 五华县 | 宕昌县 | 余庆县 | 封开县 | 凤山县 | 莱西市 | 多伦县 | 梅州市 | 芜湖县 | 宣武区 | 弋阳县 | 神木县 | 商河县 | 八宿县 | 辽中县 | 邵阳市 | 浪卡子县 | 石阡县 | 台江县 | 二手房 | 罗山县 | 方城县 | 濉溪县 | 沧州市 | 昌江 | 政和县 | 海城市 | 靖远县 | 德保县 | 阜阳市 | 灌阳县 | 东城区 | 清镇市 | 崇文区 | 黑河市 | 九寨沟县 | 永仁县 | 葫芦岛市 | 枣强县 | 芦溪县 | 连江县 | 大丰市 | 印江 | 虎林市 | 垣曲县 | 科技 | 逊克县 | 营口市 | 来凤县 | 和林格尔县 | 镇巴县 | 宁国市 | 丰城市 | 肃南 | 天台县 | 沽源县 | 溧阳市 | 色达县 | 柯坪县 | 白银市 | 连山 | 临邑县 | 宁津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巩留县 | 丘北县 | 界首市 | 昭觉县 | 土默特右旗 | 石河子市 | 宁河县 | 衡东县 | 察雅县 | 万荣县 | 福建省 | 万州区 | 沙湾县 | 沙湾县 | 修文县 | 台山市 | 昌乐县 | 鹤壁市 | 二连浩特市 | 乌鲁木齐市 | 宜君县 | 远安县 | 泸水县 | 土默特右旗 | 麻江县 | 左云县 | 浙江省 | 阳信县 | 保康县 | 巴中市 | 浮山县 | 林甸县 | 济阳县 | 东明县 | 固镇县 | 东明县 | 乌拉特前旗 | 克什克腾旗 | 车致 | 舒兰市 | 迁西县 | 长治县 | 金昌市 | 蓬莱市 | 永宁县 | 延津县 | 刚察县 | 多伦县 | 青田县 | 炎陵县 | 若尔盖县 | 乐业县 | 宜都市 | 临海市 | 于田县 | 曲水县 | 乐陵市 | 杭锦旗 | 井研县 | 阜南县 | 韩城市 | 永城市 | 昭觉县 | 大名县 | 界首市 | 岳池县 | 昌都县 | 梁河县 | 时尚 | 开原市 | 漠河县 | 永丰县 | 开阳县 | 道孚县 | 遂昌县 | 洛扎县 | 十堰市 | 临城县 | 武夷山市 | 盐池县 | 聊城市 | 杭锦旗 | 南平市 | 郧西县 | 兴业县 | 锦屏县 | 珠海市 | 德江县 | 囊谦县 | 镇宁 | 咸宁市 | 南平市 | 广昌县 | 连云港市 | 新晃 | 沂源县 | 津南区 | 渝中区 | 浦城县 | 沙河市 | 泸西县 | 铁岭县 | 莱阳市 | 岑巩县 | 克什克腾旗 | 百色市 | 佛坪县 | 阿城市 | 嘉祥县 | 宜宾县 | 麦盖提县 | 承德市 | 巴马 | 陆川县 | 平潭县 | 北票市 | 岐山县 | 辉县市 | 沙雅县 | 集安市 | 汝阳县 | 丰都县 | 台东市 | 黄大仙区 | 奉贤区 | 吴川市 | 新邵县 | 新丰县 | 长葛市 | 合肥市 | 凤山市 | 八宿县 | 洪雅县 | 封丘县 | 富阳市 | 哈密市 | 台湾省 | 寿光市 | 耒阳市 | 增城市 | 图们市 | 桂林市 | 丘北县 | 隆尧县 | 陇西县 | 三明市 | 多伦县 | 苍溪县 | 信宜市 | 安阳县 | 铜陵市 | 乡宁县 | 凯里市 | 鄢陵县 | 皋兰县 | 肇庆市 | 左权县 | 邻水 | 乌恰县 |